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修羅武神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你又能如何?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天際之上,楚楓與孫浩踏空而立,近在咫尺。

    楚楓已然將孫浩的王兵大刀抽了出來,并且那損壞的肉身,也是奇跡般的全部愈合,可是那自傷口流出的鮮血,卻依然掛在他的衣襟之上,若不是有雷霆鎧甲遮掩,那么看上去,將依然觸目驚心。

    但不管如何,此刻的楚楓,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氣息較好,已無大礙,而這正是朱雀復活術的神奇之處,莫說這點小傷,只要丹田不損,恢復斷臂斷手,也只是瞬息的小事。

    可再觀孫浩,他不僅損失了整個左肩和左臂,就連內臟也是受損嚴重,哪怕丹田也是受到波及,雖還站在天際之上,卻已然搖搖欲墜,氣息低迷,隨時可能跌落而下,昏死過去。

    勝負已分,但這結果卻超乎所有人的意料,明明是孫浩狂虐楚楓,楚楓無力反抗,怎么忽然之間,就發生了這樣戲劇性的一幕。

    “太不可思議了,究竟發生了什么?楚楓怎么忽然之間,就爆發出了如此強大的力量?竟將掌握著帝力玄功和禁忌刀法的孫浩打成了重傷!”不解之余,人們議論紛紛,對楚楓更加刮目相看。

    而事情的真相,只有楚楓自己清楚。

    在先前的情況下,楚楓根本沒有機會施展任何武技,那種情況下,他能施展的便唯有秘技。

    秘技與武技不同,楚楓可以隨念而動,任意使用,但是因為楚楓掌握的秘技,乃是青玄天所創,楚楓才不敢施展。

    他怕施展出秘技后,被人認出來,那是青玄天的手段,怕讓人誤認為,他是青玄天的傳人,怕引來圖謀不軌之輩,招來殺僧禍。

    所以,進入武之圣土這么久,楚楓幾乎很少施展四種無上秘技,哪怕秘技威力無雙,可他也不敢施展。

    但眼下這種情況,他若想要贏,卻只能施展秘技,既要施展秘技,卻又要不露聲色,不讓人察覺到那是秘技,那就必須在一瞬間完成。

    于是,楚楓才故意導演了之前的一場戲,他故意讓孫浩接近他,甚至讓孫浩傷害他。

    然后在孫浩的王兵大刀,進入他的體內之際,楚楓通過朱雀復活術,那奇異的修復能力,修復自己的肉身,從而將孫浩的王兵大刀,暫時的鎖在自己的體內。

    而后,楚楓利用孫浩震驚的那一瞬間,將自己的掌心貼在孫浩的身上,再釋放白虎攻殺術。

    只在一瞬間,楚楓便施展出了兩種無上秘技,可是一切來的太快,并且楚楓有意隱藏,所以哪怕是孫飛揚這樣的高手,也只是能夠看出來,楚楓施展出了強大的手段,但卻不敢確定,楚楓施展的是不是秘技。

    就算他知道楚楓施展的是秘技,可因為楚楓并沒釋放出,白虎攻殺術以及朱雀復活術的形態,也沒有人能夠認出來,這兩種秘技是青玄天所創。

    所以楚楓這一招,盡管是的自己受傷,但卻也堪稱完美。

    “唰~~~”

    就在這時,孫浩突然雙腿一軟,雙眼一閉,竟直接從半空之上飛落而下,昏死了過去。

    “大哥”見狀,孫磊趕忙身形一縱,將自己的大哥孫浩,攬入了懷中。

    而這一刻,楚楓與孫浩的比斗,也算是徹底結束,勝利的,最終還是楚楓。

    “哈哈,厲害,太厲害了,想不到在最后,我還是低估了楚楓小友的手段。”

    “這記奇襲,比之孫浩的先前的奇襲,還要精彩,還要兇狠,還要不留余地。”

    “楚楓根本就沒有給予孫浩,任何翻身的機會,出手漂亮,贏得精彩!!!”馬老村長,忍不住夸贊起來,楚楓的表現,當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爺爺,快來看,大哥的丹田受損了,這個楚楓,竟下如此狠手,只差一點,他就廢掉了大哥的修為。”就在這時,孫磊忽然又悲又憤的高喊起來。

    “混賬東西,切磋而已,竟下如此狠手,真乃魔鬼心腸,今日,老夫非要給你一些教訓不可。”

    而聽得此話,孫飛揚也是勃然大怒,他大袖一揚,頓時天搖地晃,兇猛的帝級武力,排山倒海一般,向楚楓壓迫而去。

    “該死。”

    眼見大勢不好,楚楓趕忙施展出人禁幻光訣,向馬老村長的方向逃遁而去,因為他知道,他與孫飛揚的實力差距太大,根本無法與對方抗衡,而此時此刻,能救他的便唯有一人,那便是印封古村的馬老村長。

    “楚楓小友莫怕,老夫在此,無人能夠傷你。”

    果不其然,就在楚楓向馬老村長逃遁之際,馬老村長的傳音也是映入他的耳中,他已然出手了,單手擺動之間,同樣可以呼風喚雨,輕而易舉的,便將孫飛揚的攻勢,給擋了下來。

    “臭不要臉的老雜毛,之前還信誓旦旦的說什么小輩切磋,生死各憑本事,你絕對不會插手。”

    “結果現在,我不過是傷了你孫兒一下,你就對我動手,你界師聯盟的人,還能再無恥一點么?”

    來到馬老村長身后,楚楓忍不住咒罵起來,因為這孫飛揚,的確有失高手風范,太過卑劣無恥了一些。

    他的此行此舉,與先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簡直就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臉,但卻又好不害臊,非常的硬氣。

    “臭小子,不僅打傷我孫兒,還敢辱罵于我,我看你真是活膩了。”楚楓當眾辱罵于他,孫飛揚更是氣的臉色發青,抬手一拳,一道更為兇猛的攻勢,向楚楓襲來。

    “轟”只不過,當一聲巨響響起之后,那孫飛揚的第二次攻擊,依然沒能接近楚楓,便被化解,而這化解之人,自然就是馬老村長。

    “馬老頭,你這是何意,難道你想與我過不去么?”見馬老村長,一而再的解開他的攻勢,孫飛揚很是憤怒指著馬老村長怒吼起來。

    “楚楓小友雖然說話過激,但卻也不無道理,先不說,你之前說過不插他們的切磋。”

    “單說切磋,本就難免受傷。楚楓雖然傷了孫浩,但卻并無大礙,只需一日就可讓他痊愈。”

    “而相信所有人都能看的出來,先前若是楚楓小友,有心下狠手,完全能夠取走孫浩性命,他根本不會安然的躺在那里。”

    “楚楓小友,宅心仁厚,已是手下留情,放過孫浩一馬,你又何必如此興師動眾,難為小輩,從而壞了你自己的名聲?”馬老村長笑瞇瞇的說道,盡管表面是在勸解,但實際上卻在暗諷孫飛揚,完全是在向著楚楓說話。

    “少說廢話,我就問你,你是不是要與我過不去?”孫飛揚大聲問道,非常的霸道。

    “呵……”而這一刻,馬老村長則是淡然一笑,隨后大袖一會,負于身后,在那蒼老的眼中,竟涌現出了兩抹霸氣的凌厲,說道:

    “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馬某人就算與你過不去,你又能如何?”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