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都市言情 -> 萬古神帝

第二千四百四十二章 察覺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血靈船進入空間蟲洞,一直沉睡中的空間混沌蟲,豁然睜開兩只七彩色的小眼睛,在張若塵的掌心蘇醒過來。

    它像一只蠶寶寶,親昵的打滾,傳出一道精神力,“餓,好餓,我要吃東西,吃……吃……”

    聲音很稚嫩,像幼兒。

    張若塵無奈的一嘆,在船艙中,布置出結界陣法,隨后,調動體內浩蕩磅礴的圣氣,從掌心噴薄而出。

    空間混沌蟲貪婪吸收帶有空間力量的圣氣。

    張若塵體內的圣氣,大概消耗了七成,才將它喂飽。

    “你也太能吃了吧,這么多圣氣蘊含的能量,你這小小的身體,竟然承受得住。”

    張若塵的手指,輕輕摸了摸空間混沌蟲的頭,笑了笑,又道:“你通體七彩色,以后我就叫你小七。”

    “呀嘰,呀嘰,七……七……”

    空間混沌蟲顯得很興奮,圍繞張若塵的手指穿行,最后,在食指處,化為七彩色戒指的形態。

    在神女樓,張若塵將空間混沌蟲幼蟲的價值,貶低到數萬枚神石的層次。其實,他自己很清楚,吸收了七彩珊瑚樹的空間混沌蟲,已發生某種蛻變,一旦成長為成蟲,必定比神獸更加厲害。

    而且,小七吸收的七彩珊瑚樹,絕大多數都還儲存在體內,會隨著它的成長逐漸釋放出來。它的成長之路,會比別的空間混沌蟲更快,而且更加容易。

    它的價值,應該是空間混沌蟲的幼蟲,再加上一株七彩珊瑚樹的價值。

    是無價的。

    張若塵取出一枚神石,捧在雙手之間,快速恢復消耗的圣氣。

    一次喂食,消耗七成圣氣,比他當日與閻無神一戰的消耗還要巨大。他必須得努力修煉才行,否則今后未必喂得飽小七。

    放在他身旁的木杖,是曾經月神賜給他的神使木杖,由廣寒界樹神的一根樹枝煉制而成。

    這根木杖,在龍神殿遺跡中,吸收了姆祖的精神意志,凝聚出一道模糊的神魔印記,無時無刻不散發出邪惡的黑暗氣息。

    整個船艙,除了張若塵盤坐的地方,別的區域盡是黑色邪氣,陰森森的。

    姆祖的本體,是一尊修煉黑暗之道的神靈的心臟,在劍皇、石皇、龍煞皇三大強者的合擊之下,加上張若塵使用了逆神碑,才將它擊敗。

    黑暗神靈的心臟,封印在血海魔鏡內空間中的血海之底。

    黑暗神靈的精神意志,則是鎮壓在神使木杖的內部,當初,被月神和樹神的精神意志,煉化成了一道神魔印記。

    此次,張若塵為了偽裝成一位邪惡的精神力大師,專門使用凈滅神火,將神使木杖祭煉了一番。

    不過,黑暗神靈的精神意志依舊強大,他還不能完全操控木杖的邪惡力量。

    血靈船再次猛烈搖晃了一下,發出陣陣“咯吱”聲。

    緊接著,那股空間擠壓力量消失,光亮和冷寒的氣息,從窗戶縫隙中,涌入進來。

    張若塵手持木杖,推門走了出去,站在血靈木欄桿邊,吐出一口白氣,俯看一望無邊的冰雪大地,笑道:“終于到了冰王星。”

    “唔!唔……”

    怒嘯的寒風,吹來鵝毛大小的雪花,落到張若塵的頭頂和肩上。

    天空不再是血芒芒的一片,而是淡青色。厚厚的云朵中,發出陣陣雷鳴聲,遠處的一座座雪峰上,不時有雷電劈落。

    遼闊的冰原上,聚集了大批準備穿越蟲洞,前往血天部族翼世界的修士。

    他們,有的孤身一人,是去地獄界邊緣地帶冒險歸來。有的成群結隊,似乎是同一族的子弟。有的帶著一支船隊,船上站滿了人類和蠻獸,還有血淋淋的骨架。

    這些人類和蠻獸,都是從各大世界運回來的血食。

    “嗷!”

    蹄聲和狼嘯聲,響徹天地間。

    一支血絕家族的軍隊,騎著白狼冰獸,在冰原上巡視,由遠而近。

    領頭的一位四翼九步圣王,揚聲道:“依次交納借道費,每一位修士十枚圣石,一船血食交納五十枚圣石。嚴禁偷渡,違令者將處以重罰。”

    沒有修士敢在這里搗亂,冰原上空的云層中,懸浮有一座宏偉的圣殿,殿中有血絕家族的大圣強者坐鎮。

    誰搗亂,就得死。

    根據青盛大圣的資料,張若塵知曉,坐鎮在白連冰原蟲洞的大圣,原本是猊宣氏之子,血天衣。

    他是血絕戰神的第七子,算起來是冥王的弟弟,血后的哥哥。

    血天衣不僅資質非凡,更是深得血絕戰神的真傳,早在三千年前,便是擊敗了無上境修為的血青盛,登上天宮的《紅塵絕世榜》和命運神殿的《神儲卷》,別說是在血天部族,便是在整個不死血族都是威名赫赫。

    可惜,再怎么強大,不成神,終究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

    冥王和血后歸來后,血天衣被冥王派遣去了功德戰場。

    神的旨意,誰都無法違抗。

    即便他是血絕戰神的兒子。

    如今坐鎮白連冰原蟲洞的大圣,是千問境的血慶。

    青盛大圣在資料上叮囑了一句,“只憑血慶守不住一座蟲洞,猊宣氏必定從修羅神殿調遣了頂尖強者,守護在暗處。小心,一定小心。”

    “根據舅舅給我的資料,猊宣氏在冰王星經營了上萬年,旗下高手如云。有的是血絕家族的子弟,有的是從修羅神殿請來,還有一些是從地獄界邊緣的小族中雇傭來的客卿。僅僅千問境以上的大圣,就有六位。血絕家族在冰王星,還不算是第一流的勢力,由此可見,這顆星球的確是虎狼之地,圣境高手之眾不弱于天庭的一座強界。”

    張若塵喜歡這種強者如云的暗黑之地,正好可以磨礪他的圣術,也可以更快掌握半神之體的力量。

    旁邊的船艙大門打開,一位背上長有十只骨翼的羅剎族大圣,從里面走出。他使用的隱藏身份的幻術,在張若塵的真理之眼下形同虛設。

    “怎么會是他?”

    張若塵心頭一驚,連忙收回目光。

    羅剎族菲爾家族的一位圣道帝者,菲爾天丁。

    在神女樓,張若塵見過他。

    當時菲爾天丁,與還虛血帝、蒼白子,一起去孔雀宮拜見白卿兒。

    “那座船艙的主人,難道不是機封圣城的城主?或者說,機封圣城的城主和菲爾天丁,都在船艙中。這兩位,都是大圣之中的頂尖強者,同時出現已經非比尋常。更何況,他們還故意隱藏身份,藏在一艘普通的血靈船中。他們必定有大圖謀,不會是想針對我吧?”

    “不對,他們不可能知道我來了冰王星。”

    張若塵隱隱生出不安,總覺得菲爾天丁出現這里,很不正常。

    “難道是為極品本源神晶和七手老人而來?不對啊,他們不應該知道極品本源神晶和七手老人,都在我這里。”

    張若塵平復心緒,不露出絲毫破綻,裝出遠眺的模樣。

    “噔噔。”

    機問武快步走到菲爾天丁的旁邊,單膝跪下,將一枚傳訊光符呈了上去,道:“菲爾大人,那人的下落,已經查到。”

    菲爾天丁捻起傳訊光符,快速看了一遍,臉上露出一道殘忍的笑意,“很好。”

    忽的,他的笑容一收,目光落向不遠處的張若塵,使用六十二階的精神力,自以為無聲無息的,在張若塵身上探查了一遍。

    發現,只是一個五十八階的精神力圣王,不足為懼,他收回了精神力。

    菲爾天丁沉聲道:“來到冰王星,一切從簡,不要輕易在外人面前喊出我的身份。”

    “是,晚輩明白。”

    機問武跪在地上,臉上直冒冷汗。

    菲爾天丁不再理他,持著傳訊光符轉身走進船艙,隨后,沒有了氣息。

    張若塵明白,對方肯定是在船艙中,布置了厲害的陣法結界。

    “他們到底查的是誰的下落?”

    張若塵眉頭緊鎖,心中好奇得要命,卻偏偏不敢輕舉妄動,誰知道那間船艙中,還藏有多少強者?

    冒然闖進去,無疑是自投羅網。

    菲爾天丁只是進入了船艙片刻,隨即快步走出,十只骨翼展開,騰飛而起,消失在濃厚的云霧中。從始至終,他都使用了隱身圣術,以至于跪在船艙門口的機問武,完全不知道他已秘密離開。

    看著菲爾天丁離去,張若塵心中生出更深的憂慮。

    他既想立即去追菲爾天丁,無論對方的目的是什么,先將他拿下再說。可是,他又想闖入船艙,查看到底是誰藏在里面。

    菲爾天丁拿到傳訊光符,是先進入船艙,應該是向某位修士稟報和請示,隨后,才出發行動。

    可見,船艙中,是一個比菲爾天丁更加厲害的人物。

    忽的,張若塵的目光,瞥到了剛剛站起身來機問武,頓時計上心頭。

    張若塵用干巴巴的手指,摸了摸長長的胡須,走了過去,道:“機封圣城城主府的機問武?”

    機問武對這位“尋木大師”印象并不是那么好,冷哼道:“閣下有何指教?”

    “沒什么,就是想起了先前你幫我支付借道費的事,所以特地過來感謝一聲。在下,南嶺精神力修士,尋木。”

    張若塵那張皺巴巴的臉上,露出一道笑容。

    看似在笑,可是因為長相的原因,笑容顯得格外陰森。

    “難得你還記得這件事。”

    機問武心中如此想到,道;“舉手之勞,閣下不必放在心上。”

    “老夫并非那種吝嗇之人,這樣吧,圣石我身上沒有,便將這件寶物給你,算是還了你這個人情。”

    張若塵取出一塊玉石,遞給機問武。

    機問武猶豫了一下,伸手去接,就在二人手掌觸碰的一瞬間,張若塵的精神力涌入進他體內,直沖進他的意識海。

    瞬間后,張若塵的精神力重新收回,心中已是生出翻江倒海一般的震撼。

    強行控制住心緒,他向船艙艙門看了一眼,不敢露出一絲破綻。

    機問武的精神力,差了張若塵不知多少倍,自然不知道,自己的意識海已經被對方探查了一遍,只是感覺剛才手掌微微有些電麻。

    “冰王星已到,我們后會有期。告辭!”

    張若塵雙手抱拳行禮,隨后飛下血靈船,落到被冰雪覆蓋的原野上,向西方低空飛行而去。

    機問武仔細把玩手中的玉石,使用血煞之氣和精神力都探查了一番,卻沒有探查出奇異之處。

    那么,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可能,那個叫做尋木的老家伙,的確是一個吝嗇到極點的人,拿了一塊一文不值的玉石忽悠他。

    第二種可能,那位尋木大師,拿出的玉石太珍奇,以他的修為還探查不透。

    “一位精神力那么強大的修士,應該不會拿出一塊普通的玉石做為答謝之物吧?”機問武搖了搖頭,將玉石暫時收了起來。

    那塊玉石,當然不普通。

    玉石的內部,封有張若塵的一道精神力念頭。

    只要玉石還在機問武身上,張若塵就能找到他,從而找到白卿兒。

    這條線,不能斷。

    只有讓白卿兒在明處,他在暗處,他才能與其斗法。否則,兩人的修為層次差距太大,張若塵根本沒有一戰之力。

    當然,如果玉石內部的秘密,被別的修士發現,張若塵只需念頭一動,就能將那道精神力念頭毀掉,不留下任何痕跡。

    在機問武的意識海中,張若塵沒有看到白卿兒,可是,看到了菲爾天丁、還虛血帝、桓鐵血王。

    這三位大圣強者齊聚,白卿兒怎么可能不在?

    只不過,白卿兒的精神力太強大,即便機問武看到過她,也不可能記得住她。

    張若塵暗暗慶幸,自己沒有闖入船艙,否則,遭到那么多強者的圍攻,多半會死在那里,即便有乾坤界的世界之力和葬金白虎相助,也不可能有活路。

    葬金白虎雖強,可是卻不被天地規則認同,一旦施展太強的力量,殺死敵人之前,自己就先被天地規則殺死。

    在冰王星,可不比在命運神域。

    在命運神域,那些想要殺張若塵的修士,還要忌憚遭到血絕家族神靈的報復,也害怕驚動了命運神域,多少會束手束腳。

    在這里,即便殺死了張若塵,他們也有一百種方法毀尸滅跡,達到神靈都查不出結果的地步。

    當然,那時陷入包圍,才會出現的絕境。

    若是沒有陷入包圍,憑借葬金白虎的速度,還有張若塵的時空力量,就算白卿兒再強,帶領的高手再多一倍,張若塵也有信心脫身。

    被包圍,和沒有被包圍,對所有大圣而言,都是生與死的區別。

    “白卿兒怎么會出現在冰王星,僅僅只是來擒拿瑜皇?不,擒拿瑜皇,一個菲爾天丁就夠了,不至于帶這么多強者過來。”

    張若塵沒有時間細想,大概飛出兩千里后,立即改變飛行方向,速度全力爆發去追菲爾天丁。

    同時,他刻錄下一道傳訊光符,向瑜皇傳去。

    “白卿兒你想要對付我的人,我便讓你先折損一員大將。”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