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漢鄉

第一二三章都是美麗惹得禍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一二三章都是美麗惹得禍

    “最貴的城主,您的仆人來自于輝煌的帕提亞城,乃是我偉大的葛塔爾澤斯王麾下的臣民。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聽聞在這片美麗的草原上,新崛起了一座雄偉光輝的城市,您卑微的仆人巴澤爾就想來看看能否開辟一條商路。”

    身材雄壯且一臉大胡子的巴澤爾向云瑯撫胸施禮。

    云瑯想了很久都不清楚帕提亞城在什么地方,對那個所謂的葛塔爾澤斯王更是一無所知。

    史書記錄寧簡不繁是一個很壞的毛病,在史書上,一個王朝,一個時代,往往只有幾行字,三五個數字之間,幾十數百年就過去了。

    對云瑯這種人而言是一種極大的痛苦,因為對他來說,幾十年就是他的一生,那些簡單的信息對他基本上來說,沒有任何用處。

    既然人家的馬屁都送上來了,云瑯自然只能連連點頭,用馬鞭子指指駱駝道:“這東西不錯,能販運一些過來么?”

    巴澤爾連忙笑道:“尊貴的城主,您的需要就是巴澤爾存在的使命。”

    云瑯不由得笑了,從懷里摸出一塊金子丟給巴澤爾道:“去找吧,我需要一百頭!”

    巴澤爾接住金子笑的露出滿嘴的大黃牙,指著帶來的十余峰駱駝道:“這是其中的十二峰駱駝,其余的八十八峰駱駝會盡快給您送來的。”

    云瑯點點頭,就帶著人馬去了軍營,將士們今天多走了很多的路,早就疲憊了。

    吃飯的時候霍去病不解的道:“我們要那么多的駱駝做什么?”

    云瑯笑道:“你以后要走西域道,沒有駱駝可不成。”

    “駱駝能帶多少東西?”

    “不是駱駝能帶多少東西,而是你走進了沙漠之后,如果沒有駱駝,你什么東西都帶不了。”

    “為何?”

    云瑯吞了一口飯道:“你只需要知道在沙漠里,沒有比駱駝更好的運貨牲口這個道理就行了。”

    霍去病碰了一鼻子灰,知道云瑯在憂慮什么,就從懷里拿出一卷文書遞給云瑯道:“阿襄已經到了白登山,信上說六天以后就會抵達受降城,現在應該已經走了一半路程了,再有三四天,無論如何也該回來了。”

    “帶來了多少兵馬?什么地方的兵馬?”云瑯一邊打開文書一邊問。

    “兩千羽林軍,滿載,標配,一人雙馬,這一次阿襄把公孫敖坑的很慘。”

    云瑯看完曹襄的文書長嘆一口氣道:“總算是可以松快一下了,這些天總是懸著心,不好受啊。”

    霍去病見云瑯松了口氣就笑著問道:“你準備怎么對付那個胡商?”

    云瑯笑道:“等他把剩下的駱駝送來之后,就征召他入軍,西域之人的語言與我們完全不同,我們需要一個見多識廣的舌人。”

    “要一個富商給你當舌人,恐怕人家不干。”

    “不干就殺掉!”

    云瑯說的干脆利落,他覺得在一個商人或者強盜身上浪費更多的口舌不值得。

    出了大漢人聚居地,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一個漢人的道德觀念會隨波逐流的。

    蘇稚為自己得到了一種新藥而歡呼,她現在就缺少一個女病人來試驗一下這種藥物。

    為此她都帶著一群羌人婦人滿城池的尋找病人,最終,被她找到了七八個適合使用**這種藥物的病人。

    有了新的事情,新的前進方向,云瑯就沒有那么值錢了。

    巴澤爾是不能留在城里的,于是,在太陽即將西下的時候,他離開了受降城。

    離開受降城的時候巴澤爾非常的遺憾,他想用錢來買通守門的將士以及那些胥吏,好讓他留在受降城。

    結果,那些人沒人接受他的錢財,有一位胥吏甚至斥責了他,這是巴澤爾沒有想到的。

    云瑯猜的沒錯,巴澤爾就是來試探受降城虛實的匈奴探子,他雖然為匈奴人干活,卻并不是匈奴人的部下。

    就像趙破奴所說的,他們是一股強盜,也是一個駝隊商人。

    財富就在遠方……

    這是波斯人的格言,就是因為有了這道格言,波斯人才不惜跋涉千山萬水去遙遠的地方尋找發財的機會。

    每一次出門經商,對他們來說,都是一次偉大的探險。

    征服與占有歷來都是偉大的雅利安人永遠的話題。

    對于巴澤爾來說,這片土地是陌生的,也是新鮮的,他只是很奇怪,在這片近乎蠻荒的土地上居然有匈奴這么強大的種族。

    如今,在受降城,他看到了另外一個強大的叫做漢人的種族。

    如果仔細的比較起來,漢人更像遙遠的羅馬帝國,他們的武器更加的先進,他們的衣著更加的華美,甚至于,他們的面容也比匈奴人精致。

    不論是那個冷峻的黑甲將軍,還是那個穿著華麗長袍的城主,僅僅依靠他們俊美的面容,就有資格踏進太陽神密特拉的神殿。

    而那些骯臟的匈奴人,就是一群野蠻的瘋子,如果不是因為他的駝隊中的一半人都被匈奴人裝在籠子里,驕傲的巴澤爾是不會聽從他們的指派去漢人那里的。

    “曼努,我們今天的生意有賺頭么?”

    巴澤爾牽著一頭驢子問身邊的同伴。

    肥碩的曼努歡喜的道:“自然有賺頭,那些羊毛衣衫就不說了,巴澤爾,你看看這是什么!”

    曼努說著話就從懷里取出一個小包,仔細打開之后,一塊淡藍色的絲綢就一瞬間在風中展開……

    “巴澤爾,這東西太美了,只有江河女神阿納希塔才有資格披在身上……巴澤爾,這是絕世的珍寶!”

    巴澤爾的手輕輕地搭在絲綢上,感受著絲綢特有滑膩感,如同正在撫摸美人的肌膚。

    “哪來的?”

    “有一個美的如同江河女神阿納希塔一般的女子給我的,她用這片東西換走了我所有的**。”

    “匈奴人?”

    “不,不,不,巴澤爾,她不是匈奴人,是高貴的漢人,至少那些黑乎乎的女人是這么稱謂她的。

    有的還稱呼她為城主夫人呢。

    巴澤爾,這樣的美人兒值得冒險,如果能夠抓到這個美人兒獻給我王,我王就不會沉迷于克婁巴特拉,西雅的美色之中,仁慈的惠特總督也不會被關押在黑森林里了。”(安息王朝條克七世皇帝娶了上任皇帝的老婆,克婁巴特拉,西雅并非埃及艷后!)

    巴澤爾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然后微微的笑道:“曼努,你忘記了,你已經不是一個忠誠的侍衛官,而是一個商人,或者一個馬賊。

    不管安息王跟他的王后在巍峨的宮殿里干什么,都與我們無關,至少,他收不到我們一個子的稅款。

    我們現在要把自己看到的告訴匈奴王,那座城里有足足兩千名全甲胄軍隊,再加上有堅固的城池,這樣的地方不是他一個小小的部落能攻打下來的。

    雖然他把我們的朋友全部裝進了木頭籠子,我還是愿意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真實的告訴他。

    畢竟,我們還需要他的友誼。”

    “巴澤爾,好好地想想吧,抓到那個女人,比你做一輩子買賣都要強一萬倍。

    我們只要冒一點微不足道的險……”

    “那個女人真的有你描繪的那么美麗么?”

    “巴澤爾,我以我的祖先之名起誓,我貧乏的語言不足以描述她的美麗。”

    巴澤爾見曼努信誓旦旦的捶著胸口,就疑惑的道:“你不要覺得我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你的眼光,畢竟,拉芙那種有一頭驢子重的女人才符合你的胃口。

    曼努,你確定你說的這個美人兒比這頭驢子輕?”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