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漢鄉

八十七章國事,房事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八十七章國事,房事

    連通西域,大漢的國門也就被打開了。

    門一旦被打開,好的壞的,都會涌進來,當然,涌進大漢朝最多的人卻是那些不愿意活在戰火中的人。

    長安,對很多人來說,那里是夢想中的天國。

    西域所有的國家被云瑯勒索了一次之后,又被劉陵洗劫了一次,那些土王的統治轟然倒塌。

    如今各種勢力還在角逐王座,為了一個個王座,僅存的西域人陷入了最可怕的殺戮之中。

    這樣的世界沒有什么好留戀的。

    美麗的女子跳上一個駱駝客的駱駝背,就毅然決然的跟隨駝隊一路南下。

    她們可能是西域最有勇氣的人,用自己向往美好生活的希望貢獻了最多的西域路上的白骨路標。

    前赴后繼!

    以至于連云瑯都看不下去了,在西域頒布了法令森嚴的《同伴令》。

    所有前往大漢國的人,有守望相助的責任,所有前往大漢國的人有保護同伴安全的責任……

    這一道政令發布之后,起始地只能是陽關城外的哈密,這是大漢國政令可以抵達的最遠方。

    駝隊在哈密確定人數之后,才能離開哈密向陽關,玉門關,敦煌進發,到了敦煌之后會有官府人員查看哈密官府簽發的勘合,一旦人數不符合,就會面臨重稅。

    這條政令在哈密到大漢國的路上很有用,只可惜,在哈密城外,被拋棄的人卻驟然增加了很多,尤其以西域女子為多。

    于是,哈密就成了駐防西域的軍卒們最喜歡去的地方。

    安定一個地方,就像是準備把一塊鐵板彎成圓圈,在做這項工作之前,去掉各種亂七八糟的應力是首選的工作。

    戰亂就是一個去應力的過程,等大部分人開始厭倦戰爭,厭倦廝殺了,一個大治的時代就會來臨。

    涼州領地以內也是這樣。

    當平原羌人跟高山羌人開始爭斗的時候,云瑯派出了軍隊,將這兩族人分割開來,避免他們相互殘殺。

    事實證明,這樣做基本上沒有什么用處,在領軍校尉李紳的視線內,沒有任何紛爭。

    然而,在李紳看不到的地方,殘酷的廝殺依舊在進行。

    李紳看不見的地方,住在姑臧城里的云瑯自然更加的看不見。

    打仗是一種能把傻子變成聰明人的活動,當平原羌人開始家家拗哭,山地羌人開始出現大量的孤兒寡婦之后,他們終于認清了一個現實,那就是不能繼續打下去了。

    不論是哪一方都沒有占到足夠的便宜,而那些販賣戰爭物資的漢人,則是這個冬天最大的收獲者。

    春草露出頭的時候,平原羌人需要種地,高山羌人要開始給牛羊貼膘了,戰爭也就無疾而終。

    李紳回來的時候,南雁北飛早就結束了,將士們也脫掉了厚重的裘衣,換上輕便的棉衣,三三兩兩的在初春的原野上踏春的時候,涼州的和平時代終于來臨了。

    “已經有半個月沒有爭斗事件了。”

    司馬遷剛剛處理完自己的事情,拿起公文看了一眼就笑瞇瞇的對云瑯道。

    “以后會平靜下來的。”

    “可是,平原羌人跟山地羌人之間的仇恨已經不可化解了,以后他們繼續爭斗怎么辦?

    畢竟,現在是初春,對每一個人來說生計都是最重要的,這時候化干戈為玉帛沒有可信度吧?”

    云瑯翻看著公文淡淡的道:“那就繼續爭斗唄,這樣打下去,總有一幫人會被殺光的,如此一來,仇恨也就結束了。

    另一方人的實力也會被削減到極點,這樣下去,漢人的實力就會大漲,會自然完成羌人入漢這個過程。

    這不就是我這個涼州牧孜孜以求的嗎?”

    司馬遷深深的看了云瑯一眼道:“牧守這是真的在把這里的人當做牛羊了。”

    云瑯停下手里的筆,瞅著窗外盛開的紅杏微微嘆一口氣道:“曼倩兄已經離開我們一個月了,此時,他應該已經進入蜀中了吧?”

    司馬遷搖搖頭道:“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像他一樣離開涼州的。”

    “對于今年的大比你怎么看?”

    “已經出榜了,寒門子弟成了最大的贏家,儒家成了最大的贏家,世家子成了最大的可憐蟲。

    梁凱這個名字我為什么會這么熟悉?

    另外他的卷子里有一句話叫做人生百年,立于幼學!這句話我記得應該是出自你之口吧?”

    云瑯重新拿起筆,不想回答司馬遷這個問題。

    司馬遷特意走到云瑯身邊,從他背后瞅著云瑯批閱公文,沒有走的意思。

    “還有一個叫做彭琪的家伙,我看他的詩賦為何總能聞出一股子你云氏的臭味?”

    云瑯的加快了批閱公文的速度。

    “梁贊本來就是你云氏家仆,我不明白,他為什么會成為谷梁一脈的大弟子?”

    云瑯很快就批閱完畢了公文,見手頭再無公文,就嘆息一聲道:“當初讓你在云氏教授幼學,是我做的最錯誤的一個決斷。”

    司馬遷大笑道:“頭榜三人,兩人出自你云氏,三人的文章流傳天下,兩篇屬于你云氏。

    世間才華你云氏獨占七成,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誰敢相信?

    只是,那個梁凱明明是你云氏的門徒,為何又是董仲舒大弟子呂步舒的得意弟子?

    那個彭琪,明明也是某家啟蒙,在你云氏頑劣十余年,為何又成了法家門徒?

    你來告訴我,還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云瑯惱怒的甩掉手里的毛筆,憤憤的道:“今天不殺人滅口是過不去了。”

    司馬遷笑道:“曼倩恐怕就是害怕你才離開的吧?”

    云瑯默然。

    “雖然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雖然我不明白你為何要把門徒分散天下。

    君侯,司馬遷求您,莫要動不該動的心思。”

    “我沒有什么不可對人說的心思,如果有,也只有我的房事,你確定要聽?”

    司馬遷笑道:“房事某家也有,昨夜才剛剛經歷過,這一點沒什么好說的。

    請君侯雄才大略,布局天下的時候,也多想想黎民百姓的房事,如此方為真英雄。”

    云瑯攤攤手道:“我沒有不讓別人行房事,也沒有破壞別人房事的想法。

    只想讓所有人在吃飽穿暖之后再行房事。”

    司馬遷大笑著拜伏于地道:“如此,司馬遷瑾為君侯賀,此生不做他想。”

    云瑯長出一口氣道:“你可不敢走,如果你也離開了,云某此生也就太失敗了。

    我討厭皇帝的權勢過大,我也討厭過整天朝不保夕的日子在,更討厭我明明在為天下人,為大漢國謀福利,偏偏把自己的日子過不好。

    所以啊,我要編織一張大網,看看能不能把皇權罩在網中,不要動不動就殺一堆人,更不要動不動就把人送到田橫島上演一幕幕人吃人的慘劇。”

    司馬遷正色道:“君王為天下大害!某家定當秉筆直書,約束皇帝讓他知曉這天下還有大義,這天下乃是天下人之天下,非他一家之天下。”

    云瑯不由自主的將目光落在司馬遷腰間,搖著頭道:“你還是不要這樣做,免得影響房事。”

    司馬遷搖頭道:“房事,國事,孰輕孰重,某家分的清楚!”

    說完話,就挺胸抬頭的離開了云瑯的書房。

    坐在帷幕跟前的霍光痛苦的敲著腦門道:“他摻和進來做什么?

    這是真正的畫蛇添足!”

    云瑯淡淡的道:“看住他。”

    霍光道:“我只求他別在他的史書里亂寫。”

    云瑯不屑的道:“只要在史書中把真實的皇帝模樣寫上去,就足夠皇帝殺他一百回了。”

    霍光憤憤的丟下手里的活計,一邊向外走,一邊道道:“我還要幫這些人擦多久的屁股?”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