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都市言情 -> 回檔少年時

第三十六章 苦味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世事難料,生活豐富多彩。

    李雨菲猜到了今天會發生什么,但沒想到會是這樣。

    有些事情,她感到歉然。

    本來說好請大家參加生日聚會,后面卻因為龍景園罐頭廠的一些變故取消了,那些供貨商天天鬧事,爸爸心力交瘁,忙上忙下,還得不到罐頭廠職工們的理解和支持。有時候,她覺得心寒,更不會有什么心思過生日了,只是這樣的出爾反爾,讓她覺得十分對不起這些好朋友。

    現在,更覺得對不起了。

    看著肖雪梅捧著的蛋糕走過來,大家湊到身邊喊十六歲生日快樂。

    那一刻,她既難過又感動。

    生活就是這樣的吧,高興的時候,往你的心尖上倒一杯苦水,難過的時候,又撒一把砂糖,各種滋味更迭著來。

    這種情緒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同學們太熱情了,李雨菲不愿意壞了氣氛,笑著捧鮮花在蛋糕前默默祈禱,她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大家就一起起哄,送生日禮物,讓她切蛋糕,她也看見了遠遠地站在人群外圍的張云起。

    他笑著對她點頭。

    那一刻,她心里莫名的有點難受,總想起剛才對他說的那些話,是不是太過,是不是太情緒了,是不是讓他心里有隔閡了。

    切完蛋糕后,大家又玩了一會兒,肖雪梅見時候已經不早,招呼同學們離開旱冰場去吃飯。

    吃飯的地方有點遠,要坐車,坐的是28路公交。

    公交車上已經坐了很多人,位置僧多粥少,男生們都站著,有一部分女孩子坐到了座位,余青青和肖雪梅坐在公交車的最后一排,兩人剛一坐下,余青青就吃著奶油蛋糕好奇巴拉的低聲問:“對了,雪梅,怎么今天旱冰場只有我們這一群人?這個旱冰場生意很好呀,我記得上次來這里人都是爆滿的。”

    肖雪梅笑:“包場了唄。”

    余青青有些驚訝:“那得花多少錢呀?”

    肖雪梅道:“三五百少不了。”

    聽到這話,余青青嘴里的蛋糕都忘記了咀嚼。

    這次給李雨菲過生日的費用到時候是要均攤的,這么大一筆費用分到每個人身上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余青青心里沒由來的就有些不痛快,她和李雨菲是好朋友,也同意生日費用大家均攤,但不代表甘心花這么一大筆錢!

    余青青心里膈應,只是她又不想落了面子顯得勢利,強笑著問道:“雪梅,包場的事情其他人都同意?”

    肖雪梅多多少少看出了點兒余青青的心思,拉著她的手笑了一聲,小聲說道:“買蛋糕鮮花和包旱冰場的錢已經有人出了,根據我了解的吧,出錢的人既然出了,就不會在乎這點錢的。”

    余青青驚訝了起來:“誰出的?”

    肖雪梅用嘴朝張云起的方向努了努。

    “張云起?”

    “小點聲!”

    “這可是出大血呀!嘖嘖,雪梅你說說看,這張云起不會對咱們雨菲真有那個意思吧?最近這段時間,班上把他倆的事情傳的可邪乎了,說他倆還沒念高中的時候就認識了,關系好的很。”

    肖雪梅手搭在靠椅上:“我只知道他們高一還沒在一個班的時候就認識了,關系是還不錯,誒,對了,你還記得高明嗎?”

    余青青來了興趣:“怎么可能不認識,那可是高一那會兒整個年級的風云人物,長得賊帥,只是后邊好像突然退學了。”

    肖雪梅湊到余青青耳朵邊上說:“張云起曾經為了雨菲跟高明爭風扎刺過!”

    “嘖嘖,以前我還不信,看來是無風不起浪,不過雨菲這么心高氣傲的人,而且學校有那么多優秀的男生追她,她真就看得上張云起?再說了,張云起家很有錢嗎?不就是在學校旁邊開了個魚粉店嘛,當初怎么會有本事跟高明爭的?”余青青說著話,又繼續吃起了奶油蛋糕,吃到嘴里,感覺比前邊還美味一些。

    肖雪梅搖了搖頭:“這我可不知道,但我覺得吧,張云起人也挺不錯的,比班上那些男生成熟有風度多了。”

    “呲……”地一聲!

    這時公交車突然剎車,停在路上。

    肖雪梅朝前望了望,路前面塞滿了車輛。

    車里的乘客都有點莫名其妙,仰著頭腦朝前邊張望議論,四十多歲的公交車司機拉下車窗跟旁邊車輛的主人聊了聊,才收回腦袋對車廂里的乘客說道:“前邊的路堵了,估計一時半會兒過不了……”

    “大中午的怎么堵車了?”站在司機不遠處的張云起給司機師傅遞了根煙,心里有點奇怪,江川市只是一個南方小城,那個年代老百姓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車,要堵車一般也是下班高峰期的時候,大中午堵車這種情況是極少發生的。

    司機師傅點煙吸了一口,笑著說:“不知道又是哪個廠的下崗職工在鬧事情唄,一堵人墻攔在路中間,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所有的車子都過不去。”

    這話讓張云起明白了怎么回事。

    其實從這個“又”字,他也能感受到在那個荒誕的年代里,人們對于下崗職工攔街堵路堵門有多司空見慣到麻木,不過也是沒轍,畢竟在九零年代因為下崗問題導致的“堵門”、“上街”真的不要太多,動不動馬路被一群老頭老太太占領,每人一個小板凳坐成一排堵住馬路曬太陽。都是家里的老人,年輕人可不敢去!就像《粉艷街》里面說的:“你別去,你年輕,他們收拾你!”

    張云起一行人老老實實下車步行。

    這一段路車子是沒法坐了,而且大家都想去前面的路口看看到底是什么情況。年輕人嘛,看熱鬧不怕事大,一個個都是好奇巴拉的。

    一路穿過人群,車輛紛紛掉頭。

    走到路口拐角的時候,前面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都在人行道上看熱鬧,張云起一行人擠過擁擠的人群之后,就看到了馬路的中間堵著三四十個人,他們手挽著手形成一道密實的人墻,還有些大爺和大媽,拿著小板凳坐在馬路中央,將整條路都封堵住。

    在擁擠的人群之中,張云起還有些意外的看到了馬林,大哥張云峰的情敵。他前幾天聽春蘭念叨,最近馬林好像對張曉楠的求愛攻勢很兇猛,只是具體情況不大知曉。感情的事,作為旁人的他沒有話事權,只是希望大哥能當斷則斷。

    馬林是市里的交警,出現在這里也正常的很,他和十多名交警站在路邊維持秩序,不過看起來似乎對這樣的局面有點兒束手無策。其實不要說他,只怕今天沒有重量級的領導出面,這事情都不大好擺平。攔街鬧事的這伙人里面,張云起一眼就認了出來,全都是龍景園罐頭廠的職工,大概是窮的揭不開鍋吃不上飯的那一批人。

    這一會兒的功夫,馬路越堵越厲害,看熱鬧的行人也越聚越多,罐頭廠的職工們都在大聲喊著口號。

    “恢復生產,保家衛廠!”

    “下崗分流我們不干,還工人的血汗錢!”

    張云起的那些個同學本來是來湊熱鬧的,沒想到會是這樣。雖然他們年齡還不算大,但也能看出是怎么回事。就連一向大大咧咧的余青青都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李雨菲,她有些驚訝道:“這些人都是龍景園罐頭廠的,那不就是雨菲她老爸那個廠里的職工攔街鬧事?”

    大家都是面面相覷,沒人接話。

    肖雪梅皺眉,覺得余青青說話沒腦子。

    張云起瞧了眼李雨菲,神色還好,可是就在這時候,一輛面包車從西邊的小道七拐八繞沖過來,車子還沒有等停穩,一個中年人就打開車門跳下來,差點因為車子的慣性摔倒。

    李雨菲看到這一幕,緊張的朝前走了兩步,喊:“爸!”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