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武俠修真 -> 雪狐乾坤錄

第二百七十五章 羅弋風起死回生之緣由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褒姬繼續說道:“是!當初我窮盡靈力,從封印中使些許靈力漫出才引得羅澤冰帝的大靈挽回了相公的性命!”眉開眼笑地看著羅弋風道:“我們怎么能不是生死與共啊!”

    褒姒心涼了半截,知道相公還得分出一多半情感疼愛褒姬了,嫉妒之心陡然上升!

    褒姬感喟道:“皇天不負有心人!恰好在復活母親的時候,居然使暗海波濤洶涌,由相公七竅連接了輕靈元神。輕靈母親的元神沒了父親大靈的束縛,強大無比,居然把我之靈也從封印中吸收出去……才解救我出世!”

    這時,輕靈公主僥幸碰上褒姒、褒姬兩人大鬧,惹得眾人分散了注意力,她才能有閑暇空擋使得靈力運轉全身,療養傷勢至七七八八!

    不過,這些全被卡咝麗盡收眼底!

    卡咝麗心中五味瓶陳雜,心道:“是因為我們的緣故,母親才強裝神態的么。她這是何必呢?”

    這邊,褒姒再不能懷有得天獨厚之姿睥睨眾女,吃醋拈酸道:“羅弋風!你表態!”避面尹刑,大為不滿!

    褒姬更為黏得緊要,把粉嘟嘟小手環羅弋風右臂,軟道:“相公!”

    六女雖然也較委屈,但聽褒姬的來頭,可真比她們優勢,欲要幫助褒姒,卻心有余而力不足!

    輕靈此時大好,漫步而來,打個圓場說道:“我兒有福,我本以為我兒羅弋風只有六位美嬌娘為妻……卻不曾知,這天底下居然還有這么貌美如花,艷壓群芳的兩位也是我兒妻子!也是我兒的守護花使……”看一下羅弋風,說道:“還不介紹介紹……我來做個和事老!”

    羅弋風興高采烈道:“她是褒姒,她是……”見褒姒怒目瞪視,不敢繼續往下說了。

    輕靈笑道:“聽褒姬話音,她是有大恩于我兒羅弋風的,就這點而言,你得退一步了!我做個和事老,不若你們八女共事一夫豈不妙哉!”

    褒姒見輕靈公主說的輕巧,有意偏袒她的兒子,又要辯解,聽胤打斷她們的談話說道:“大局為重!咱們還是出征冰花瀟湘館吧!別錯失良機!”

    褒姒見大局已定,殺又殺不得褒姬她又是自己的妹妹,氣的雙眼發昏,飛往暗海沙灘之上!

    此時,褒姬向相公羅弋風擠眉弄眼,酥了羅弋風全身的骨頭架子……她又笑了三笑,把緋色地小嘴嘟囔著,將酡紅之臉貼在羅弋風耳畔道:“你現在是不是心癢難耐,欲罷不能啊……呵呵呵……”笑靨如花!

    褒姬一溜煙飛往暗海沙灘之上,用神識告訴羅弋風道:“相公!我的力量也如褒姒那般來取,就看你耐不耐得住性子了……呵呵呵……等你噢!”

    羅弋風意亂神迷,眼花心亂,就朝暗海沙灘注目,見她們還是爭鋒相對,互不相讓,就遽然醒了過來!

    有所向門權當無所謂一般,說道:“既然一切料定,就前往冰花瀟湘館罷!跟她們了解這番恩怨!”凝聚眼神,犀利無比。

    輕靈隨胤動步,看六位孩子還是各有委屈,便說道:“孩子們,你們就把氣撒在冰花瀟湘館身上罷!”突然改變了神情,朝胤問道:“冰花瀟湘館可是跟芥蒂山一戰的紫圣麗主有關!”

    這時,所向門放出六只行鷹在外,同洛神、歐陽嫣然、瑤共乘一只;有輕靈、胤、卡咝麗共乘一只;羅弋風等六女一只;秋雨、梵惜、春爾一只;沃克、琦白、一只;花中皇后月季、甘華一只!

    他們于路上補充了雪晶……這時,除了胤同輕靈輕聲交涉機要外,有花中皇后月季鼓足勇氣囁嚅地說道:“甘華!這些時日的相伴,你到底接納不接納我!”

    甘華面紅耳赤道:“咱們只作主人的仆人吧!”

    花中皇后月季見她們一個個成雙成對,羅弋風又左擁右抱,受了大大得熏陶,氣道:“你就說,你愿不愿意娶我吧!”

    甘華再沒有往日的自戀和自以為是,囁嚅道:“若你不嫌棄我!我們結伴而行,不離不棄,就跟著主人天涯海角,亡命天涯也好!”

    花中皇后月季頓覺人生原來如此得充滿著邂意,不后悔道:“跟著歐陽嫣然棄了冰花瀟湘館也不冤枉了!有你在,我什么都不在乎!”歡喜著學著褒姬的敢愛敢恨,將肉軀半傾在甘華胸膛,細語道:“這些時日,我算是見到了各色人等,領略了各種情癡孽緣,卻原來這么地令人如此向往神迷……以前,我一味的愚忠,效勞于冰花瀟湘館,不知道自己害了多少的無辜現世之人,為了石玉,為了她所謂的忤逆天道,也太把生靈當做兒戲……我這雙手算是沾滿了血腥……”一愁笑臉,甚是欣慰,“遇見了你,就算讓我此刻贖罪,我也心甘情愿!”

    甘華長嘆一聲,覺得自己又何嘗不是……他想到怵惕雙雙的可憐……他想到自己的身世……他想到界的各種殘忍……才感覺只有主人所向門幕天席地、光明磊落、表里如一!

    這時,羅弋風這邊可鬧得不可開交,有凌霜占艷菊花凝露掐紅了羅弋風臂膀,怨道:“你的事情可真多!你的女人可真多!”

    邀星不依不撓道:“看吧!主人相公多了一個如此俏麗非凡的褒姬……勢必會冷落我們!”

    羅弋風正要辯解,被輕華踢了一下屁股,啐道:“你可真是個稀罕物吶!我都不認識你了!你還是那個我在界認識的情郎么!”

    莫瑩只顧委屈,哭哭啼啼,見輕華又是上手,又是下腳,于心不忍,想要攔住。有七七阻止道:“別管他了,咱們算是沒轍了!可希望他別再節外生枝了,可偏偏有褒姬這么一說……如若不然……我非殺了她不可!”

    憐月溪贊同道:“是啊!羅弋風有咱們就夠了,他要是再有什么三心二意,我們需要一致對外,再碰見什么花花草草……我們一起給他折斷!”捏著裙角,郁悶不已。

    羅弋風求救莫瑩,喊道:“莫瑩妹妹!救救我!她們非扒了我不成!”

    有凌霜占艷菊花凝露、邀星、輕華三人不停地施以剪刀手在羅弋風身上不停地泄恨!

    大雪紛飛,卻是離開了天無山無量境地了!

    極目迥望,殘骸遍地,是鱟精!也有雪狐靈!

    他們是最底層的精靈,可憐還未受到雪葬,就變成了堆堆骸骨掩埋在雪中。

    但見是一大片雪禿鷲在嘬食著他們的血肉,兇殘至極!

    卡咝麗于大風當中喊道:“看!海市蜃天景就在眼前,我們大仇得報的時刻來臨了!”

    這會兒六女不再胡鬧,見相公羅弋風喝道:“姐姐!稍待!”

    此刻,六只行鷹停佇不前,有羅弋風向母親、卡咝麗靠攏,說道:“母親!這邪姬帝妃有石玉……我們得想個萬全之策過去!”

    輕靈滿不在乎道:“亮她也沒多大本事!我兒弋風啊,不說我跟胤,就是你那兩位賢妻和那位天女洛神!”瞄向洛神,“都夠她們頭疼了!”

    才有所向門等也靠攏在此,說道:“石玉的恐怖遠不止于此,除了可以不斷突破修真極限外!它最大的用處便是令其獲得真正的永生!”

    胤接著說道:“石玉寄生之時,便注定了這個結局!我們不能硬拼,只能智取……用計謀將她封印!”

    輕靈忽然想到什么,突兀地說道:“胤!你不是也有石玉嗎?她邪姬帝妃怎么也有?這其中有什么必然聯系!”

    莫瑩插嘴道:“母親!這就是胤的石玉!都是他干的好事!”

    卡咝麗臉現難色,“母親!一時間說不清!”

    輕靈把目光打量胤,聽胤尷尬道:“令莫瑩帝妃介懷了!這不是我要的結果!”

    莫瑩得理不饒人,拒不看胤的不堪,說道:“你想要什么結果!”

    胤低了頭顱,使帽檐掩蓋著自己的罪過,羞愧道:“我自然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

    羅弋風說道:“胤!你有什么主意!”

    胤沉思片刻說道:“沒有什么主意!”

    莫瑩冷笑道:“這算是什么答復!”

    卡咝麗一臉心疼胤,饒有哀求饒恕之意,說道:“莫瑩!你總得給他點時間!我相信他的!”

    莫瑩不言,有沃克接道:“胤!憑輕靈公主和你聯手,對戰邪姬帝妃都棘手嗎?”

    胤搖搖頭,說道:“并非如此!”

    “那是什么!”琦白好奇道:

    胤默不作聲,半晌,說道:“邪姬帝妃倒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的攝魂之靈是一個未知!這石玉也算一個未知!”

    “石玉由你鍛造!他還是未知?”羅弋風更加狐疑,問道:

    “鬼帝!的確如此!”胤嚴肅地說道:“否則!當初我也不至于將它封印在莫瑩體內!”

    “那可如何是好!”沃克有些擔憂,“總不能這么堂而皇之地前去跟她直面硬干吧!”

    琦白倒十分興奮,暗忖道:“我修真之路崎嶇坎坷,到如今地步,終于可以大展拳腳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