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老子斷你修仙路

第二九三章,形勢嚴峻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洛他們見狀,也走出來,同樣,笑瞇瞇地拿出衣袖紋飾。

    這是洛用靈法化成的。

    一進到山洞,洛他們一臉真誠地接受檢閱,然后立誓:浩浩靈墟,以我肉軀、誓破禁靈、還我乾坤……

    手續辦通之后,他們原本可以成為“新弟子”了

    可誰知?他們被告知,還不行,還要等他們隊長回來做最后的同意。

    容易張心里暗暗吐槽,沒想到,他們身為中天教的開創者,如今想成為中天教的弟子,卻如此繁瑣。

    “隊長回來了!”那幾個弟子驚呼。

    洛轉過身去,只看到江晨目光炯炯地走進來。

    三人一打照面,江晨徹底愣住了。

    “隊長,今兒有好幾個兄弟等著加入咱們中天教。”后面的幾個小子,還在一臉得意得通報。

    洛則笑瞇瞇地看著江晨。

    多年不見,這小子變黑了一點,也變得壯碩了。

    “教,教主……”

    他撲通一下,跪下來,眼淚忍不住啪啦啪啦地掉!

    “你快起來!”

    洛趕緊躬身去扶,可已經遲了,后面的弟子聽到他們隊長喊教主,在零點一個呼吸間反應過來,紛紛伏地,高呼教主。

    “你受苦了!我們之間不必行此虛禮。”

    洛拍著他厚實的肩膀,把他扶起來。

    可他一起來,利劍呼出,直接刺向容易張。

    “教主小心這混蛋,他是魔鬼!”

    江晨急急呼喊,招招殺去,這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就連身邊的弟子,都連連拔出長劍,準備對容易張圍攻。

    幸虧容易張已經是仙脂五環的高手,而江晨,只不過仙脂期三環。

    論修為、速度,是完全趕不上容易張的。

    所以容易張面對猝不及防反應,直接一手抓住江晨的劍。

    “住手!”

    洛大喝一聲,身上的仙骨期霸氣泄露。

    無論是江晨、還是容易張,感覺到一座高山墜壓,連呼吸都困難。

    其余的弟子更是被壓得匍匐在地,動彈不得!

    “洛,洛哥,你悠著點。”

    容易張冷汗直冒,他聽洛說過,他已經突破到仙骨期,可這 一路上,兩人都地調行事,洛根本沒有暴露過仙骨期的實力。

    沒想到,這一次,切身感受,自己仿佛螻蟻一般,那種彈指揮間,便被掐住喉嚨,隨時都被滅殺的恐懼,悠然而生。

    仙骨期與仙脂期之間的距離,真如一個仙脂期高手與凡人之間的鴻溝。

    洛使了個眼色,江晨馬上就明白,其余弟子也很識趣,到洞口去守著,剩下他們三人。

    “教主,如今中天教分為南北兩派,南派已被稱為魔教,為靈墟界正邪兩派所不容,我們被逼無奈,屈辱北上,以謀發展,而這一次,都是拜這個魔頭所賜!”

    江晨義憤填膺,指著容易張的鼻子罵道,要不是洛在這兒,他根本就不需要說,早就跟容易張拼個你死我活了。

    “兄弟,對不住。”

    容易張低垂著頭,完全沒有以往的巧舌能辯。

    “他之所以如此,皆因是種了魔種……”

    洛一頓解釋,江晨發怒的紅臉,才有所緩和。

    不過,他忍不住打斷了洛的話。

    “教主,縱使他有千般緣由,萬般無奈,但中天教的弟子都看見他,嗜血如麻,屠殺凡人,甚至連小孩和老人都不放過,最可惡的是,他竟然,竟然對我們都出手!”

    江晨的氣再次暴涌。

    想當初,他們一群人被七大宗的混蛋包了餃子,而最關鍵的時候,容易張暴走了,敵友不分,瘋狂殺戮,以罕見的 戰斗力,席卷整個戰場。

    而此時,一陣龍卷狂風撲來,少部分弟子,以及他們,才能僥幸逃脫……

    站在山巔上的容易張,呆呆地眺望遠方,他想起很多事情,小時候的母親,房間的老爸,還有瓊嫣,以及和洛一起闖蕩靈墟界的點點滴滴。

    “怎么樣?這樣深沉,可不像你啊?”

    洛走過來,輕拍著他的肩膀。

    “洛哥,你說,如果我死了,能否給靈墟界所有人一個交代。”

    “不!你連一個都交代不了!只會讓真正的幕后兇手得逞。”

    洛斬釘截鐵打斷容易張的悲戚。

    “那我決定了,我不會死的,我的命要用到有價值的地方。”

    容易張此時,眼光一掃之前陰翳,反而更堅定地答道。

    “這才是我的好兄弟。”

    山風吹拂,兩人相笑不語。

    交代完一些事,洛和容易張就打算返回菊花島。

    既然南方中天教的“魔頭”已經被鏟除,現在,江晨可以帶領他的弟子,重新入駐南方。

    據江晨說,愛曳和初洱他們都沒事,在北方,江晨也曾經聽到過他們的消息,只不過彼此很少碰面,可能一些往事的傷感,讓他們自我產生隔閡。

    不過,洛此次回來了,讓他們的隔閡瞬間消融。

    坐在容易張背脊上,洛連續祭出幾個符鳥,告訴愛曳和初洱他們。

    自己閉關歸來,已經突破仙骨期,邀他們共同回到菊花島,商量下一步的打算。

    禮帽藍焰之足開足馬力,一日愈萬里,一路上,斬殺了不少自詡中天教的魔修。

    而且,還是由容易張親自出手。

    “洛哥,你有沒有發現,靈墟界的魔修多起來了。”

    容易張好像發現了什么。

    “看來,靈墟界的胎膜已經達到破碎邊緣,那些走投無路的散修,就會選擇魔修之路,以圖末日到來之后,能茍活下去。”

    一念至此,洛叫停禮帽,同時,笑瞇瞇地對容易張說:“你看,你能不能先回菊花島,我去辦點急事,愛曳、和初洱她們也不會那么快回去的。”

    “洛哥,你叫我一個人回菊花島,她們不把我手撕了才怪。”

    容易張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洛這混蛋又想甩掉他?

    “這是鑄魂丹,至于功用,我就不必說了,你想要嗎?”

    洛從靈螺中掏出一顆丹藥。

    這顆是太古三千方原始配方的丹藥,相當于上品法器,以靈法祭出,能催動山石草木殺敵,所謂十分強悍。

    容易張眼睛瞪大,伸手就抓過來,誰知道洛手一縮,“給你可以,你必須馬上回菊花島,放心,我會用符鳥通知愛曳她們,就算他們恨你,也不會要你性命的,你躲著點就是了。”

    “給我!”

    容易張趁洛說話之際,強行奪了去。

    這鑄魂丹,他早就想要了。

    能驅動山石草木作戰,那可是自然之力啊,可謂強大非凡。

    更何況,他早年在靈墟界,便擅長操控影布娃娃,擁有此丹之后,操縱起來豈不是得心應手。

    “嘿嘿,這嘛,讓我好好考慮考慮。”

    容易張壞笑地把鑄魂丹放入自己的靈螺。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容易張還是那么會耍賴。

    洛照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把他扔下禮帽的背上,然后轉頭而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