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人生交換游戲

365. 我,外星人(二合一)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房間里沒有應答的聲音。

    寧秋兒還是被嚇到了,這也正常,本以為已經甩掉的人,突然在晚上出現在了家里,再加上剛剛那幅場景,的確十分滲人。

    又敲了敲門,還是沒有獲得回應,夏煜又開口說:“不開門的話,我就從門縫里擠進去了哦!”

    又一道驚叫聲傳來,夏煜見到本來漏光的門縫,都被東西塞了起來。

    “……”

    這傻子居然真信了?

    算了,還是不要再刺激她了。

    來到樓下,夏煜打開廚房的冰箱看了看,冰箱里有著各種飲料,甚至還有果酒。拿起一瓶橙汁,夏煜看了一下生產日期,是今年十月,現在才是十二月,這個日期十分新鮮。

    看來,寧秋兒應該經常過來住,或者有一人定期打掃和更換別墅里的東西。

    將橙汁放回去,取了一瓶雪碧,夏煜坐在沙發上,從茶幾下面取出薯片,打開電視,一邊看一邊吃著。

    過了三個小時,劉蔓蔓打來了電話。

    憑借著記憶,夏煜指導著劉蔓蔓來到了這個別墅。

    聽到引擎的聲音,夏煜打開別墅門,見到了從車上下來的劉蔓蔓和安思瑤。

    這讓夏煜十分驚愕。

    拉過安思瑤,夏煜問她:“你怎么也過來了?晚上多危險。”

    旁邊的劉蔓蔓一聽,挑起了眉頭:“你叫我來的時候,怎么不說晚上危險!”

    沉默了三秒,夏煜用真摯的目光看著劉蔓蔓:“因為我相信你的能力。”

    “誒嘿。”劉蔓蔓抓了抓腦袋,她信了。

    感嘆著這些小女生真好騙,夏煜又看向旁邊的安思瑤,安思瑤抓著他的手:“我也可以的。”

    捏了捏她的臉,夏煜輕聲說:“我不放心。”

    “有我。”一個聲音在他的身后出現。

    轉過頭,夏煜見到了胡涼露。

    有著胡涼露的確安全了一些,不過說到底胡涼露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女,連一個小混混都打不過。

    也許可以訓練一下?

    先將這件事情放下,夏煜將眾人領到了別墅里。

    “秋兒呢?”劉蔓蔓問。

    “在樓上房間,你去把她弄下來吧。”雖然劉蔓蔓來了,詢問變得不能那么直接,不過總比寧秋兒躲著自己好。

    “她在的話,我給她發消息她怎么不回?”劉蔓蔓又問。

    夏煜指了指茶幾上的粉色手機,表示現在寧秋兒根本看不到消息。

    拿起寧秋兒的手機,劉蔓蔓上了樓,因為寧秋兒遮住了門的縫隙,劉蔓蔓沒有辦法通過漏出的光來判斷寧秋兒在哪個房間,她大聲叫著。

    房間里的寧秋兒,從窗戶邊見到了劉蔓蔓的到來,她的心情其實早就平靜下來,只是沒有想好應該如何面對夏煜,剛剛她的行為,實在是太遜了。

    聽到了劉蔓蔓的聲音后,她打開了門。

    見到寧秋兒,劉蔓蔓立即抱住了她。

    感受到劉蔓蔓溫暖的懷抱,寧秋兒本來有些僵硬的表情,變得柔和起來。

    直到劉蔓蔓問:“孩子你準備怎么辦?”

    “沒有孩子!”寧秋兒用力錘了一下劉蔓蔓的后背。

    考慮到寧秋兒是一個孕婦,劉蔓蔓沒有追究,她又說:“你放心,我已經將安思瑤帶來了,你們可以直接商量出一個可行的方案!”

    “他是想要從你那里知道我住哪,所以騙你的,你這個傻子居然真的信了。”寧秋兒說出了真相,“我這里有他要的一首鋼琴曲,他想要知道曲子的事情。”

    “誒?”劉蔓蔓的臉上,三分驚訝,七分失望,她嘆了口氣。

    拉著劉蔓蔓來到樓下,寧秋兒見到了夏煜。

    兩人對視了一眼,默契的和其余人交流了一會兒,拿出游戲讓她們玩,然后來到了陽臺。

    拉開窗簾,大大的落地窗讓夜空顯得格外靠近,天上的星星雖然還有部分被光污染掩蓋,但顯露的已經比城市里多了許多。

    “你是怎么過來的?”寧秋兒先問出了這個問題。

    “我就在你車后座。”夏煜沒有回答全,他等著寧秋兒繼續問他怎么上車的事情。

    但寧秋兒并沒有問。她看著窗外的夜色,兩手抓緊了自己的手臂。

    “所以,我是你的試驗品?你準備把我怎么辦?”她的聲音很輕,帶著顫音。

    “???”

    試驗品是什么意思?什么我準備把她怎么辦?

    夏煜不得其解,不過他也明白了寧秋兒跑路的理由,對方將自己當做惡徒了。

    “我只是想要知道月光奏鳴曲是從哪來的,不準備也不能夠把你怎么樣,第一區可是法治社會。”夏煜半真半假的說。

    “外星人也要遵守第一區的法律?”寧秋兒詫異的看向夏煜。

    “別說是外星人,就是外星、就是異世界,也要遵守第一區的相關規定。”夏煜開了一個玩笑,“當然這是我猜的,因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真的?”寧秋兒欣喜起來,種族相同會令人產生安心與信任。

    “我哪里看起來像是外星人?”夏煜反倒詫異寧秋兒怎么會這么想。

    “那你是怎么突然出現在我的車里的?”寧秋兒反問。

    “……我說你怎么沒有往下問。我從步行街抄近路到了你前面,然后跳上了你的車。”夏煜揉了揉額頭,“你都一把年紀了,能不能成熟一點兒,哪有什么外星人!”

    “怎么可能,我開的那么快,你怎么能跳上來!”寧秋兒并不相信夏煜的話。

    為了得到信任,夏煜只能表演一下,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用全力丟向我。”他將手機給了寧秋兒。

    寧秋兒用力向夏煜的胳膊丟出了手機,手機卻穩穩的落在了夏煜的手里。

    “現在你信了嗎?”夏煜將手機放回了口袋。

    寧秋兒點了點頭,基本信了。

    “那么,現在我們來談談月光奏鳴曲的事情,你是從哪里弄到這首鋼琴曲的。”終于能知道真相,夏煜將手插進口袋,挺直腰,有些緊張。

    “夢里。”寧秋兒回答。

    “夢里?”從口袋里抽出手,夏煜摸著自己的下巴。

    這個回答出乎了他的預料,他原本有著兩個猜想,一是寧秋兒是地球老鄉,二是寧秋兒是他穿到過去用的身體。

    兩者都能解釋寧秋兒知道月光奏鳴曲的事情,而且后者更能解釋寧秋兒的歌里,為什么有自己的兩段旋律的事情。

    結果居然夢。

    “可以具體的說一說嗎?”夏煜想要尋找到更多的線索。

    “就是夢,你也做過的吧,在夢里自己寫了一首詩什么的,不過一般人醒來會忘了具體的內容,我還能記清楚而已。”寧秋兒用手比劃著,試圖增加自己話語的可信度。

    抓了抓頭發,她又說:“我還以為夢是你這個外星人的試驗品什么的。”

    靠在窗戶邊,夏煜思考著寧秋兒的話。

    夢中創作,雖然有點兒不可思議,但他還是能勉強相信,可那月光奏鳴曲,明顯不是創作能創作來的。

    “那個曲子有什么問題嗎?”見到夏煜一言不發,寧秋兒有些緊張的問。

    “那是我一個朋友寫的曲子。”夏煜普通的忽悠了過去。

    既然寧秋兒不是老鄉,他當然也不會告訴寧秋兒真相。

    他又問寧秋兒:“夢中創作的時候,你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

    “就是夢到自己在唱歌。”寧秋兒回答,“還有打游戲的場景。”

    “這幾年你夢不到了?”夏煜又問,這幾年寧秋兒中止了明星活動。

    提到這個,寧秋兒警惕起來:“這個和你無關吧?”

    “歌的署名給你也不是問題。”夏煜開出條件。

    “是,創作夢不見了,都變成了普通的夢。”寧秋兒立即交代了情況。

    點了點頭,夏煜說:“我兩個月給你一首歌。”

    “你有什么企圖?”寧秋兒不是劉蔓蔓那些天真的孩子,她知道夏煜一定有所企圖,沒有人會長期給一個沒有作用的人好處。

    “以后可能用到你。”轉過身,夏煜回到了客廳。

    將黏著安思瑤的胡涼露拉開,夏煜獨占了少女的身邊。

    寧秋兒也來到了劉蔓蔓身邊。劉蔓蔓看看好友,又看看夏煜,心中呵呵著:兩個人在陽臺悄聲談了那么久,還說沒有關系?

    抓住了寧秋兒的手掌,劉蔓蔓語重心長的說:“注意安全。”

    “嗯。”將秘密全部說出的寧秋兒,內心慌張著,沒有注意到劉蔓蔓話中隱藏的意思。

    這讓劉蔓蔓更加肯定起來。

    她舒了口氣,好在自己沒有聽奶奶的,和夏煜有什么進展,不然的話,也要陷入如此糜亂的關系中去。

    又過了一會兒,劉蔓蔓帶來的女仆做好了晚飯,餓了一晚上的夏煜和寧秋兒吃了晚飯,幾人一起玩著。

    快到凌晨的時候,夏煜裝作實在太困的樣子,進了二樓客房。

    他今天的游戲機會還沒有使用,再不用就要過期了。

    在諸多欄位里面挑了挑,夏煜來到了又雪那里。現在已經深夜,沒有什么要干的事情,只能用來睡覺,而到又雪這里,可以獲得更多的游戲點數。

    他攢下的游戲點,換做經驗卡,已經可以將一項技能,從lv1一路提升到lv5了。

    普普通通的在又雪那里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

    走出二樓客房,他在樓梯口向下看去,下面的客廳空無一人。

    又來到寧秋兒的臥室前,視線穿過開著的門,夏煜見到四個少女,一起睡在床上。

    不知道她們昨天晚上是嗨到幾點,居然睡成了這個樣子。

    話說,要是自己沒有離開的話,是不是也可以加入里面?

    想了想,夏煜又感覺還是不加入的好。

    作為一個好男人,必須知道和別的女人保持距離。

    在他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睡在最邊上的胡涼露醒了,她打了個哈欠,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

    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胡涼露用半瞇的睡眼看了看四周。

    她見到了門口的夏煜,眼睛猛地睜開,變得精神起來。拉起被子,她將安思瑤裹了嚴嚴實實,不惜讓最里面的劉蔓蔓失去了被子。

    沒有繼續站著,夏煜轉身離開,前去洗漱。

    等他下樓,廚房里,聽到動靜的女仆,已經開始準備早餐。

    和胡涼露一起吃了面,夏煜叫住了準備回去的她。

    “看著安思瑤一點兒,別讓她晚上出來到偏僻的地方。”夏煜說的,是昨晚安思瑤一起過來的事情。

    “不用你管。”胡涼露對夏煜有著敵視。

    “這樣比較危險,你想要她遭遇危險?”夏煜耐心的解釋著。

    “我跟著,不會出事。”胡涼露的眼中帶著自信,在貴族學校里,她就是混在羊群里的孤狼,自我感覺很好。

    夏煜使用嗤笑挑釁,激起了胡涼露的攻擊**。

    “走,去外面。”夏煜決定趁此機會,教訓一下胡涼露。

    胡涼露冷哼一聲,跟在了夏煜的身后。

    廚房里的女仆,聽到了兩人的談話,她將濕漉漉的手擦干凈,也走出了屋外。要是發生了什么意外,她會立即救援。

    夏煜對胡涼露勾了勾手指,易怒的胡涼露立即就沖了上來,揮出了拳頭。

    側身避開了拳頭,夏煜輕跳兩步,拉開了和胡涼露的距離。

    夏煜沒有馬上解決胡涼露,這是為了讓她更加清楚她的弱小。

    看到這里的女仆,默默走回了屋子里。以她第一區拳擊亞軍的經驗來看,兩人之間不會有誕生絲毫的危險。

    朋友間的切磋,會導致受傷的原因在于兩人都無法收手。但很明顯,胡涼露連讓夏煜出手的資格都沒有,差距太大了。

    這種虐菜的戰斗不會發生絲毫意外。

    正如女仆預料的,不管胡涼露怎么努力,也沒有辦法碰到夏煜,反而被絆倒跌了好幾個跟頭。

    從地上爬起身,胡涼露將垂到面前的頭發撥到后面去,氣喘吁吁的看著夏煜。

    她沒有想到,這個小白臉居然這么厲害。

    但她并不氣餒,捏起拳頭準備再次進攻。這時候,她見到夏煜沒有如同往常一樣的垂手等待,而是舉起了拳頭。

    對方向著她攻過來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