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夢魘之主

第一百六十章:材料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漢先生將書“彭”的合攏,順手放到桌子一側,轉正身子,交叉了十指:

    “唔。這兩個信息并不珍貴。友情價五百刀。”

    阿諾這段時間辛勤勞動,也攢下了一筆錢財,區區五百刀不在話下。阿諾伸手遞過去五張百刀紙鈔。漢先生收下紙鈔,整理了下思緒,緩緩開口道:

    “深海星光珍珠貝,成年幾乎有桌子大小,珍珠璀璨奪目。將珍珠磨成粉末燃燒可以帶來無副作用的美妙幻覺。將珍珠粉末加蜂蜜吞服這可以改善膚質。生活在更加南方得挽歌湖中,幾乎已經絕種了。從數百年前開始它們便是貴族們爭先收藏的奢侈藏品。如今,應該在某些大貴族的手中還有著存貨。”

    “火焰雞尾酒傳承自生命學派得儀式用酒。算是非常罕見的一種雞尾酒,配置需要的材料稀缺,手法幾乎失傳。不過我年輕的時候對于少見的瀕臨失傳的東西有著格外的興致。火焰雞尾酒的配置方法正好在我的收藏中,我可以為你配置。但是材料的價格不菲,我需要一萬刀,還有幾天的準備時間。”

    一萬刀對于如今的阿諾來說并不是不能接受的價格。他不光有來自于出色事務所的固定薪資,還有可以販賣的懷表做為補貼。金錢和自身的實力提升相比確實不值一提。阿諾爽快答應了漢先生的要求。

    返回了一趟地下俱樂部的房間,將一萬刀交給漢先生。漢先生表示將在兩天之內完成火焰雞尾酒的材料準備。阿諾也知曉了火焰雞尾酒一旦配置出,必須在半天之內飲用。不然會失去作用。

    火焰雞尾酒已經解決。那么接下來的問題便是深海星光珍珠。阿諾已經想到了一個最有可能持有深海星光珍珠的貴族人選。那便是身為亨得利家族的嫡系一員的詩人先生。

    還記得詩人先生隸屬于玫瑰區獵人小隊,自己可以抽時間前往拜訪一趟。翻開懷表看了眼,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三點一刻左右,今天去玫瑰區見詩人先生估計會趕不上,阿諾決定明天再去玫瑰區找詩人先生。

    或者可以今晚可以去問問安娜女士?安娜女士貌似也是位貴族。

    肚子傳來陣陣饑餓。阿諾決定先吃頓晚飯再返回地下俱樂部。他為提拉米蘇點了分炸魚配牛奶,自己要了分牛排配蘋果汁。

    帽子出現陣陣騷動,提拉米蘇從阿諾的帽子鉆出來,跳到桌子上,瞇著眸子,抬起前爪舔了舔。

    漢先生驚奇的多看了提拉米蘇幾眼:

    “你新養了貓?”

    “前段時間養的。它叫做提拉米蘇先生。”

    漢先生眨眨眼,沒有想要觸摸提拉米蘇的沖動,重新翻開桌邊的樹。

    侍者很快托著阿諾點的食物送到了面前。還體貼的為提拉米蘇將炸魚切成了小塊。提拉米蘇嗅了嗅炸魚塊,先卷起舌頭喝了口牛奶,而后低頭津津有味吃著炸魚。看來還蠻合它胃口的。阿諾收回盯著提拉米蘇的眼睛,持著刀叉切碎牛排送入口中。

    阿諾與漢先生告別返回了地下俱樂部。順路買來了克拉克喜歡吃得檸檬蛋糕。走入電梯,拉上咔擦作響的老舊電梯門,按下帶著銅綠的地下一層按鈕。隨著齒輪的轉動,電梯一陣顫動,緩慢下沉。透過交錯的菱形鐵叉,投入斑駁的光影。

    電梯一陣輕顫停在地下負一層。阿諾邁步走入鋪著柔軟地毯的走廊,屈指敲響了三號房間的門。貓眼處閃過身影,把手向下旋轉,房門被向內拉開,身著旗袍的克拉克好奇的望出來:

    “午夜先生。你怎么來了?”

    “我來看看你們,順便有點事情想問問安娜女士。你們今天有送餐服務么?”阿諾抬手將裝著檸檬蛋糕的袋子遞給克拉克。

    克拉克用手指攏了攏酒紅色的短發,接過袋子,看見是檸檬蛋糕后開心的低呼了聲,給了阿諾一個擁抱,而后很快分開:

    “真好,你還記得。安娜女士就在休息室。今晚有著三人份的送餐服務,不過現在的時間還早。”

    阿諾有些無所適從的僵直了陣,鼻腔似乎還殘留著薰衣草混合著羅蘭花的香味。阿諾很快恢復了正常,跨入門后。

    入眼就看見了安娜女士靠著皮沙發正襟危坐,手中持這本筆記本,拿了只筆在涂涂畫畫。

    杰拉德和泰勒正揮汗如雨的嘴鍛煉。口中嘟囔這“一百二十…一百二十一…”

    克拉克打開袋子,撕下塊蛋糕,親昵的靠近安娜女士:

    “要來點檸檬蛋糕么?安娜。”

    安娜女士看來和克拉克混熟了,直接吃掉了送上口的蛋糕。她余光看見了一道走進的黑色身影,抬頭一看發現阿諾看著自己,心中就知道應該有什么事情,合上筆記本站起身來:

    “午夜先生,你找我?”

    阿諾點點頭,他和安娜女士走到了門外的走廊上,開門見山:

    “我想問問你知道哪兒有深海星光珍珠么?我希望可以通過某些方式換取它們。”

    安娜女士眨了眨好看的眼睛:

    “在我結婚的時候,我丈夫他們家族花費了些許代價搜羅到了兩顆深海星光珍珠,用了一顆,現在家中應該還有著一顆。”

    “有多重?”

    “估計十克左右吧。”安娜憑著印象回答。

    那么三克倒是綽綽有余了。阿諾壓制住喜悅,問道:

    “那么,你想要什么?”

    安娜深吸了口氣:

    “我想要知道我的管家到底對我的孩子做了什么?他把我的孩子到底帶到了什么地方?我自己一個人沒法從管家口中問出真相來,所以我想邀請您前往我前夫住的莊園,也就是我孩子消失的地方。”

    嘶…牽扯到亞楠昂安科市的兒童人口失蹤案上來了。經過這段時間的對于超凡事件的接觸,無論是皇后區站街女失蹤案還是亞楠市格林蘭特,彼得區工人失蹤案后面都有著邪教團體的影子。阿諾估計這兒童失蹤案背后估計也有著類似的組織。心中一時就想要拒絕,換個條件。但他看了眼安娜堅決的眼神就知道不可能。

    非法的手段并不可取,一方面是安娜本身就是貴族身份,有著相關法律方面的特權,再加上她現在下水道清潔工的身份,也算是協會下屬一員,對她出手很可能回被送上獵人協會和當地安保部門聯合法庭審判。另一方面,阿諾和安娜女士也算是朋友關系,安娜女士寧可拋棄她養尊處優的生活加入艱難的下水道清潔工也是為了她的孩子,阿諾心里也不是很想對安娜動手。

    阿諾思量再三,決定借下這個差事:

    “好的。我同意了。什么時候去?”

    “就現在吧。我去和老大請個假。”安娜女士眼中綻放出喜悅的光華,快步朝著門后走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