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武俠修真 -> 萬古仙帝

第170章 無畏之爭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一個仿佛從遙遠的記憶深處傳來的聲音在展輕霄的腦海之中出現。

    那是將近六萬年前的光景,展輕霄剛逃離八塹仙域,在流光谷躲避的時候,遇到了他人生之中的第一只契約仙獸。那是一只被折斷了翅膀的仙蝶,才一階仙獸而已,在流光谷之中被仙雨和亂石擊中,折斷了翅膀。

    也是這樣的幾個求救的話語,顯得楚楚可憐,令人心生憐憫。

    展輕霄搬開亂石,將她救起。那時,她便認展輕霄為主。

    在那段逃亡的歲月里,這只仙蝶帶給他不少歡聲與笑語。他們一同成長,一同躲避追捕。

    那時展輕霄的實力還很低微,元渡追殺他到了流光谷,這只仙蝶為了掩護他躲避,幻化為小女孩,被活捉。然后被投近元渡的丹爐之中,展輕霄躲在泥潭之中,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被煉制成仙丹。

    只是,那只仙蝶的記憶身為仙帝的他早已經模糊了。如今,這個聲音突然在他的靈魂深處響起,勾起了他那塵封已久的記憶。

    他見到,鐵籠之中的那只妖貍就這么直勾勾的望著自己,那雙眼睛似乎就是在說著那句話。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聲音再次響起,展輕霄確信了,是這只妖貍與他靈魂的對話。雖然他很好奇,自己是仙帝的靈魂,這只區區七階的妖獸如何能夠與自己對話,但是既然讓他碰到了,這就是緣分,所以他決定要救下它。

    “慢著!”展輕霄走上前。

    “怎么著?公子也看上了這只妖貍?”金老板將鐵籠護在自己的懷中,問道。

    “這只妖貍我要了!”展輕霄淡然地說道。

    “可以啊,公子出個價。”

    “你開價!”

    “話可不能這么說,公子既然是看上了這只妖貍,自然得開價。如果我覺得這個價格合適,自然是賣給公子。”金老板微微一笑,畢竟這只妖貍他已經給了金票買了下來,賣不賣全看自己了。

    “十五萬妖金!”

    “嘩!這金老板才到手多久,有人就開十五萬購買,這買賣做的劃算啊!”

    “換作是我,我也可以啊。五萬妖金啊,這賺錢的方式不要太快!”

    “得了吧,就你?你沒本錢買啊!”

    “唉......說的也是!”

    金老板微微一笑,心里已經是十分開心,自己還沒有任何付出,有人就愿意出這么多妖金購買,但是他卻不滿足,“看來公子是沒什么誠意。”

    “二十萬!”

    金老板沒有答應,心里已經是狂喜,看來今天自己是遇到冤大頭了!

    “三十萬!金老板可不要太過分了!”展輕霄眼睛都不眨一下,如果這個價格他還不滿意的話,自己恐怕也只能暗中出手去搶奪了。

    “成交!”金老板臉上的笑容比鮮花還要燦爛,這一轉手就白白得了二十萬,簡直是賺大發了。

    展輕霄當即就掏出了三十萬的金票,那金老板收了金票,心里美滋滋的,然后將鐵籠交到展輕霄的手中。

    “解藥!”展輕霄朝柯烈伸出手。

    “公子,這只妖貍是七階,就快八階了,在沒有馴服之前,如果給了解藥它就會跑了,您恐怕抓不到它了。”雖然金老板轉手就賣了三十萬,但是他卻沒有反悔的意思,畢竟來到黑市的哪一個不是背景深厚,他得罪不起。

    “你不用管這么多,把解藥給我就行了。”

    “好吧!公子您千萬不要現在就給它喂下解藥,要不然......”柯烈還是善意地提醒道。

    展輕霄卻絲毫不在意,拿到解藥之后,直接蹲了下來,將鐵籠給放在地上,然后直接打開鐵門,將解藥喂給了這只妖貍。

    那只妖貍小心翼翼地吞下解藥,全身一陣能量地波動,明顯它恢復了力量。

    “好了,你走吧!”展輕霄起身,沒有再去管它。

    “我去!這位公子是誰啊?玩呢?三十萬妖金買下這只金羽妖貍,卻給放了?”

    “果然有錢人的世界我們不懂!”

    周圍的人都露出震驚的神色,這三十萬買的妖獸,說放了就給放了?是不是太豪氣了一點。

    眾人雖然都很想得到這只妖貍,但是如今七階實力的妖獸,沒有把握。況且見展輕霄隨便就拿出來三十萬妖金,那么背景也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既然他決定要放了,誰敢抓這只妖貍。

    那只妖貍從鐵籠中走了出來,身上的金光毛發變得異常絢亮,腦袋晃動著打量著周圍的人,最后緩緩邁著步伐,走到了展輕霄的身后。

    它鼻子在展輕霄的身后嗅了嗅,好想要記住這個氣息。隨后,雙腿一彎,轉身,朝天空一躍。一束絢麗的金色光芒直沖天際,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光點,最后什么都看不見。

    “這小家伙。”展輕霄嘴角泛起一絲笑容。

    這只妖貍地離去,周圍的人自然紛紛嘆了

    口氣,然后也就沒有再關注,紛紛離開。

    “大爺……您這……”展輕霄的這一行為讓武小瓜傻眼了,這可是三十萬妖金啊,這么多妖金買的妖獸就這么隨意地放了?圖個什么?這些妖金一輩子都能睡在美女的懷中,它不香么?

    這時,有一個挨頭挨腦的男子走過來,輕輕觸動了一下武小瓜,“瓜爺,瓜爺。”

    武小瓜從震驚之中醒了過來,還是沒有回過神,問道:“小牛,怎么了?”

    那人小聲地靠近他的耳根,輕聲說道:“瓜爺,您要找的人出現了!”

    “什么?”武小瓜神情一震,又激動地問道:“你確定?沒有看錯?是我要找的人嗎?”

    展輕霄聽到二人的對話,也開始認真傾耳一聽。

    “是的,之前說的那個被販賣的人類,左眼角有一顆痣,我讓麻頭在那里盯著,就等瓜爺您過去呢!不過,賣家是角爺,說這個人類有元變境大后期的實力,好多人都有興趣,價格都攀到一萬妖金了,我滴個乖乖!”

    武小瓜朝展輕霄望去,展輕霄給了他一個眼神,示意他先過去。

    展輕霄從須彌戒中拿出一件黑色的風衣,這件衣服可以將他全身給籠罩著,此時的他,一襲風衣很難看得出他的面容,像是一個偷偷跟蹤的暗探跟在武小瓜后面。

    穿過幾個區域,很快他就來到了一個嘈雜的區域,這里已經立了一個高臺。展輕霄從風衣的側邊角見到了展輕云被五花大綁著,身上的靈力似乎是被什么給封印住了,完全沒有一絲靈力的波動。

    臺上一個三大無粗的大漢,手里捏著一串紅色的珠子,在臺子上面來回走動著,同時還不時地向臺下喊道:“各位,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這可是一位擁有元變期大后期的人類。姜少爺已經出了三萬妖金,有沒有更高的啦?”

    臺下一位長相出眾的少年,身后還跟著兩個元變期的少女,他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這個人類,我姜環要定了!”

    “姜少爺,話可不能這么說,在咱們黑市,一向是以妖金為上,誰有妖金,說的話就是對的。”那臺上的大漢微微有些不悅,雖然普通的人類最多值個一萬妖金,如今已經三萬妖金了,可是他還是不太滿足,有誰會嫌棄錢多呢?

    “叢角,你什么意思?是說本少爺沒有妖金?”姜環一臉不開心,生氣地說道。

    “姜少爺,我可沒這么說,只是在闡述一個事情罷了。還有沒有加價的?我倒數五個數!”

    “五!”

    “四!”

    展輕霄朝武小瓜望去,而武小瓜也同樣望向了他,兩人目光一對視,展輕霄微微點了點頭。

    “三!”

    “三萬零一百!”武小瓜順勢喊了出來。

    “哦?”本來已經很久沒有人再加價了,畢竟三萬妖金一個人類,實在太過于貴了。但是,就在他倒數之時,居然有人開始加價了,叢角不免為自己作出的這個決定按照得意。

    “放肆!哪個敢跟本少爺搶?”姜環一陣怒,朝武小瓜望了過去。

    而周圍的人的目光自然也聚焦到武小瓜身上,有一些認識武小瓜的人就開始嘲笑道:“我還以為是哪位公子,哪位老板呢!原來是武小瓜這個小混混!”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三萬零一百妖金,武小瓜你有一百妖金嗎?”

    “穿成這副樣子,還敢出來購買奴隸!真是搞笑!”

    周圍的議論紛紛之聲,讓原本十分憤怒的姜環平靜了下來,原來與自己爭奪的是這樣一個小混混。他的眼神之中當即起了殺心,這小混混敢加價與自己抬杠,明顯是不把自己給放在眼中,他如何能夠容忍,要不是黑市被一位大人物罩著的,不能隨便動武,他當下就要將武小瓜碎尸萬斷。

    “小子!你死定了!敢與本少爺抬杠!我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三萬五千妖金!”姜環心中已經下定決心,只要是出了黑市,就派人殺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當下直接給抬了一個高價。

    被姜環如此敵視的眼神看著,武小瓜身邊的小混混都膽顫心驚,但是武小瓜卻并沒有退縮,他相信展輕霄是絕對不會丟下自己不管,這位姜環雖說是皇城一個世家的公子,放在以前他是見到就遠之的,如今有展輕霄這樣一個實力強大,又有錢的人撐腰,他是一點兒都不慌。

    “三萬五千一百妖金!”武小瓜繼續加了一百,要不是最低加一百,他只會加一妖金,畢竟展輕霄說剩下的都是他的。而這個人類展輕霄又是志在必得,所以他只能這樣叫價!

    “好小子!果然有種!我看看你有沒有這么多妖金!我出四萬!”姜環狠了狠心,說道。

    叢角此時心中是大喜過望,這價格越叫越高,當下的目光又轉向武小瓜,果然武小瓜在他的期盼之下開口了,“四萬零一百!”

    “我每次加價,這小子都加一百,不是故意跟我抬杠就是身后有人!四萬已經是我的極限了,既然這么想要,我可沒有這么輕易讓你得到,得讓你出個大血!”姜環心里嘀咕

    道。

    “好!有種你繼續跟我!我出八萬!”姜環又十分霸氣地說著,雖然看起來是一副一擲千金的模樣,引得不少懷金少女一陣崇拜,但是他心里還是有些擔憂,萬一這個小混混不加了怎么辦?

    武小瓜微微一愣,這個是加得有點多了!他心里已經在咒罵姜環,這損失的是自己的妖金啊!但是沒有辦法,他只能硬著頭皮叫價,“八萬零一百妖金!”

    “好!你小子有種!老子就讓給你了,本少爺倒是要看看,你有沒有這么多妖金!”既然武小瓜已經加價了,姜環當下也不敢再繼續叫了,他生怕自己給玩脫了,因為他知道叫了這個價,如果不付錢的話,黑市的背后之人一定會讓自己好看,可別到時候還禍及到了家族!

    “這位瓜爺叫八萬零一百!有沒有其他人出價更高的?”叢角已經感覺出來,姜環已經放棄了。但是還是心存僥幸地問道。

    “如果沒有的話,那么老規矩,倒數五個數!”

    “五!”

    “四!”

    “三!”

    “二!”

    “一!成交!恭喜這位瓜爺以八萬零一百妖金買下這個元變大后期的人類奴隸!”

    展輕霄松了口氣,然后對武小瓜使了個眼神,悄然退出了人群。

    武小瓜交了妖金,雖說最后被姜環給坑了,但是始終還是買下了,自己還剩下差不多兩萬妖金,這也算白白得來的。

    “瓜爺,您這邊請!”收到妖金之后,叢角一陣笑臉,將武小瓜給迎了上來。

    “瓜爺,這個是降靈血珠,現在是限制住了這個人類的靈力。只要將降靈血珠泡水讓他喝下,那么他的實力便會恢復一炷香時間,這人類的實力我先前已經跟您說了,您自己要注意噢!”叢角笑瞇瞇地將自己手上的那串鮮紅的血珠交給了武小瓜。

    -------------------------------------

    天色已經很晚了,展輕霄在霞光樓已經等了半天了,按理來說,武小瓜應該及時趕過來,如今卻遲遲未出現。展輕霄不免覺得有些奇怪,一直沒有消息,他心里隱約有著一絲不安。

    心不在焉地與百里靈雎、七薇等人吃了晚餐,他決定去找武小瓜,這小子該不會是去那種煙花之地去了,把正事給忘了吧?

    “我出去一下。”展輕霄起身,跟她們說了一句。

    “輕霄,天色都這么晚了,你還要去哪里?”百里靈雎叫住他問道。

    “出去探探消息。”

    百里靈雎放下手中的筷子,然后用絹布擦了擦嘴,說道:“我陪你去吧!”

    “不用,你們好好休息吧!”展輕霄搖頭,這種小事,自己可以出手,用不著百里靈雎。況且自己是要去那種煙花柳巷去尋找武小瓜,自然不太方便帶著她一個女孩子。

    “沒關系!我好幾天沒有出去了。陪你去轉悠轉悠。”百里靈雎不由分說,挽住展輕霄的手臂,然后甜甜地一笑,“走吧!”

    展輕霄無奈,只得帶著她。

    “我也要去玩!”張婉兒見狀站起來,帶著一臉興奮地說道。

    “不許去!回屋修煉!”展輕霄板著臉,把她給堵了回去。

    張婉兒的小嘴撅得老高,碎碎念:“壞霄哥哥,臭霄哥哥,我們都來這里好多天了,都不帶我出去玩。這些天,除了吃就是睡覺,除了睡覺就是修煉。明明自己出去玩,有了靈雎姐姐陪著,就忘了我們幾個了!”

    “你說什么?”

    “本來就是嘛!自從到了神武城之后,霄哥哥就一直不帶著我們玩,見到我們就要我們練功,練功!我現在都快明心期了,很快我的境界就比霄哥哥你高了,還要我修煉修煉!哼!”張婉兒天資極佳,再加上修煉的是魔功,實力提升的速度比展輕霄快上不少,要不是貪玩,估計都已經到明心期了。

    說完,又覺得自己沒有說到重點,又補充了一句:“自從霄哥哥認識了靈雎姐姐,到哪里都帶著她。而且,她說要跟著你出去,你也沒有拒絕過!你是不是喜歡靈雎姐姐啊?”

    “小丫頭,胡說八道什么呢?”展輕霄一時氣急,這張婉兒真是人小鬼大,口無遮攔的。而百里靈雎聽到她說的這一番話,害羞地笑了一笑,臉佟然地紅了。

    “你看,你看!靈雎姐姐的臉都紅了!霄哥哥,靈雎姐姐也喜歡你呢!”張婉兒覺得自己說中了,興奮地說道。

    而七薇這時也插了一句,“還真是呢!靈雎,你是不是喜歡展輕霄吶?”

    “七薇姐姐,你別亂說。”百里靈雎一陣嬌羞,然后松開展輕霄的手腕,朝里屋跑了過去。

    展輕霄一愣,這什么跟什么?剛才還囔囔著要出去的,怎么又突然間跑回了房,這是什么意思?

    “你還去不去啊?”展輕霄昂著頭,對著百里靈雎的背影說道。

    “你小子!還去個啥?你還不跟上去?”月朗不知何時突然間出現,說了這么一句,手中還拿著一個酒壺,喝著酒,笑嘻嘻地說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