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萬道唯尊

第九十四章 你還知道我是你爹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呵~你就是張濟善?”

    看著從不遠處走來的,身著一襲狐錦絨巾,面若潘安的青年,張濟善不明所以,微微一笑道:“嗯,我是,你是?”

    “哼,我是羅摩的哥哥羅勝!小子沒想到讓我在這遇到了你吧!”那位青年對張濟善可沒什么好氣,冷聲道。“嘖嘖,沒想到你這小子的人頭竟價值千塊石!”

    “嗯?”不僅是張濟善,張濟善身后的陸海等人都一臉的懵逼,張濟善的人頭什么時候價值千塊石了?

    當看到張濟善等人不解的神情后,羅勝倒是有些驚訝了,而后拿出一張通緝單道:“呵呵,你們是跟我揣著明白裝糊涂,還是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不管你們知不知道,你小子的人頭,今天我羅勝是要定了!”

    “我擦,皇甫龍天這廝,真踏馬的操蛋!這心眼也太小了吧!”看著那通緝令上的畫像,以及通緝單的落款,陸海忿忿道。

    “呵呵,你說你要取我的項上人頭?就你一個人?”那通緝單的內容,張濟善匆匆的瞥了一眼并未在意,看著那拔出利劍的羅勝,輕輕一笑。

    “哼,你莫要說你們人多,人多又如何?我堂堂一鑄鼎七重的武者,還滅不了你們這群垃圾?”只見那羅勝冷哼一聲,腳下一踏,其手中的利劍便向張濟善的胸腹刺去!

    可是他還未剛剛動手呢,一個三丈見方的印臺便落在了他的身上,幾乎是瞬間,那羅勝便被壓入了泥土之中!一時間頭破血流,很是狼狽!

    “呵呵~說說吧,這通緝令是怎么一回事。”看著在泥土中掙扎著,卻怎么也掙扎不起來的羅勝,張濟善走到他的身邊冷冷一笑道。

    剛剛出手的當然不是張濟善了,以張濟善現在的實力,雖說能與之過一兩招,但最后輸的人還是張濟善。在場中,唯一能碾壓羅勝的當然是一旁的洪櫻了!

    “哼!”羅勝冷哼一聲道。“你這個邪教教徒,我和你有什么好說的!還有你們,竟然與邪教的教徒為伍,你們都等死吧!”

    看著手中的通緝單,張濟善著實有些意外,這才一年的時間,自己怎么就成了邪教的教徒了!看樣子,那日那些蒼茫宗弟子之所以露出那樣的神色,應該就是因為這個了!

    “哈哈哈!這不是被皇甫龍天通緝的“邪教教徒”么?”就在張濟善看向洪櫻,欲要詢問的時候,一道爽朗的笑聲傳入他的耳中。

    “嗯?”眾人聞言緩緩的轉過頭,只見得那大步流星走來的青年,身高八尺,一身高高鼓起的肌肉,而他的一身正氣,更是讓人敬畏三分!

    “兄臺是?”

    “哈哈哈!濟善兄弟,別這么緊張!我可不是來取你項上人頭的!”只見得那位**著上身的青年大笑道。“兄弟我叫王子文,王家的人,既然你是王子涯的兄弟,那便是我的兄弟!”

    “額~王兄!”張濟善一愣,拱了拱手一禮道。

    與張濟善打聲招呼后,王子文便看向了那身著一襲赤紅色裙衫的孫彤彤道:“想來你就是弟妹了?沒想到我那堂弟冷冰冰的性格,竟能找到這么一個小鳥依人的道侶,還真是他八輩

    子修來的福氣呢!”

    孫彤彤聞言一怔,而后欠了欠身道:“呵呵,子文哥說笑了,能夠成為王子的道侶是我前世修來的福氣!”

    “哈哈哈!好!”

    些許,聽完王子文的講述后,張濟善算是聽明白了!那皇甫龍天竟然造了一份假的石影像,污蔑自己。大致是張濟善因為宴會上的事,而對他懷恨在心,一時又報不了仇,憤怒之下加入了邪教!且在通緝單旁還有那不停播放著的石影石。

    “呵~皇甫龍天!”隨著張濟善輕輕一笑,他手中的通緝令也化成了一撮灰燼。“走吧!”

    看著遠去的張濟善一行人,泥坑中的羅勝很是憤怒。只因在張濟善走之前,他被張濟善廢了丹田,成了一廢人!在這滿是危險的幽蘭谷內,沒有修為那便意味著死亡!

    “操,裝什么圣人母,殺了我還能臟了你的手不成!”

    “嗤嗤嗤,怎么,是不是很想報仇?”就在羅勝憤怒著緊攥拳頭,盯著已消失在視野中的張濟善,不知未來如何是好的時候,一道嗤笑聲傳入他的耳中。

    羅勝聞言,身體一緊,緩緩地轉過頭,只見一位皮膚異常白皙,臉龐異常英俊的少年,正一臉笑意的看著他。

    “你是誰?我是想報仇又如何?你難道想幫那小子殺了我不成?”

    “嗤嗤嗤~”那皮膚白皙的少年伸出食指左右搖了搖,嗤笑道。“若是我要幫那小子,你現在還有氣與我說話?我可以幫你恢復修為,但同樣的你也要幫我完成一件事情!”

    “呵,幫我恢復修為?你是不是在搞笑,而且我憑什么幫你!你算老幾!”羅勝聽聞當然是一萬個不信了。

    丹田被毀,即便是大能者,若不利用天地靈寶也修復不了,能夠進入這幽蘭谷的最強武者,也僅是鑄鼎十重巔峰!你一個還沒有踏足熔境的武者在這兒侃侃而談,莫不是把自己當成三歲小孩了?

    “嗤嗤嗤,井底之蛙啊,今日我便讓你見識見識,這廣闊的天地吧!”只見得那皮膚白皙的少年說著,一道黑氣便沖出體內,而后便鉆入了羅勝的體內。

    蒼茫山中,彩伯牙獨坐于云海之上,目光有些自嘲的看著那波瀾四起的霧海。

    些許,只聽得彩伯牙喃喃道:“造孽啊,造孽!薇兒,我彩伯牙對不起你,對不起你!”

    說到這,彩伯牙的眼神一時間有些茫然起來!

    百年前,正邪大戰之后,意氣風發的青年彩伯牙來到皇都接受封賞!與朋友閑逛的時候,彩伯牙與其道侶薇兒相遇了!

    薇兒當時那不經意的回眸一笑,讓彩伯牙深深的沉淪,不能自拔!而回到宗門后,薇兒那回眸一笑的笑容,更是每每在彩伯牙的眼前閃過。

    遂彩伯牙便開始打聽薇兒的一切,在得知薇兒已經有了道侶后,本應該斷了這個念想的彩伯牙,一道魔性的光芒好似鬼魅一般,在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之后,彩伯牙便利用石影石,制造了薇兒的道侶是邪教教徒的假象,并親手送薇兒的道侶下了九泉!

    而彩伯牙也因此得到了薇兒的心,最終成了薇兒的道

    侶!

    當時,明白的人都知道,彩伯牙不過是打著剿滅邪教教徒的幌子,得到薇兒罷了!可當時,彩伯牙可是有著諸多的光環加身,即便那些明白人明白這一切又如何?

    在那般光環的加持下,誰會傻到說出真相?而且又有什么能證明這一切呢?且即便說出來了,眾人是相信彩伯牙,還是真相呢?

    “呵~呵~呵~呵~”想到這兒,彩伯牙不由的自嘲的笑了起來,想起了昨日的一幕幕。

    “為了彩蝶而來?”看著那不似在開玩笑的皇甫龍天,彩伯牙心中更加的不安起來!

    “是的,彩叔叔,我就和您明說了吧!我要讓蝶兒妹妹做我的太子妃!”

    “咔嚓!”當皇甫龍天說完這句話后,彩伯牙的腦海中好似有一道驚雷一般,突然炸裂!彩伯牙想都沒想便堅決的一口回絕道:“不可!”

    “呵呵,彩叔叔別這么著急回答嘛!如今張濟善可不僅僅是衡瀾國在通緝的邪教教徒,他現在是整個天蘭王朝都在通緝的邪教教徒!你難道想讓蝶兒妹妹跟著張濟善亡命天涯么?你對得起薇兒嬸嬸么?”

    “你調查我!”聽到皇甫龍天提起薇兒,那被彩伯牙藏在心中的秘密,好似那被風吹過的滿是烏云的天空!一時間,他的一切全都敞亮在那明媚的陽光之下!

    皇甫龍天微微一笑,淡然道:“呵呵,在了解蝶兒妹妹的時候,無意間打聽到的!”

    “哼!拿我的往事威脅我?那你大可說出去便是了!但是想要小蝶做你的太子妃,我們之間沒有什么好談的!”

    “呵呵~”皇甫龍天看著彩伯牙,那冷哼揮袖送客的樣子輕輕一笑道。“彩叔叔,我要不要蝶兒妹妹做我的太子妃,用得著威脅你么?我今日來此,如此的恭敬待你,可完全是為了尊重蝶兒妹妹的意思!”

    “小蝶?小蝶怎么會?”彩伯牙聞言一驚,雙眸瞪著滾圓,實在是難以相信彩蝶會這樣做!

    “呵呵,彩叔叔,你也用不著這般的驚訝!在那皇宮的宴會之后,張濟善便與蝶兒妹妹發成了爭吵,且因此分手了!蝶兒妹妹是個臉皮薄的人,她又怎會將這件事公布于眾呢!”

    看著一時間雙手有些發抖沉默不語的彩伯牙,皇甫龍天繼續說道:“自從蝶兒妹妹與張濟善分手之后,便與我一直在交往了,至此已經一年多了!彩叔叔你若是不信,我可以把蝶兒妹妹叫來。”

    “不用了,小蝶已經來了!”彩伯牙看都沒看皇甫龍天一眼,冷冷一聲,手一揮,院門大開,彩蝶已然站在小院門前許久了!

    “爹爹,你找我!”當看到皇甫龍天,彩蝶沒有一絲一毫的驚訝,緩緩地走到彩伯牙的身邊親切的喊道。

    “啪!”的一聲,那欲要撒嬌的彩蝶,沒有絲毫的防備,便被彩伯牙扇倒在地!

    “爹爹,呵呵~”彩伯牙慘笑一聲道。“你還知道我是你爹!”

    ps:

    原名《尊》,兩個名字都能搜到哦!

    讀者群:808891308

    微信公眾號:三兩姜山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