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武俠修真 -> 他有一劍

第一百二十一章 北方蠻子的生活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在煉獄洞天中,余真意已經不知道待了多久了。

    每天就是從吃肉,然后跟這大漢切磋,他已經知道了這位大漢的名字,高向陽。高姓可是少有,余真意還真沒見過幾個。看樣子,這大漢是蠻族之人。

    這些天,除了切磋,余真意還跟他聊了許久的天。

    余真意也是才知道,蠻族有那么多事情。

    蠻族草原上的生存之道,遠比華夏的王朝更迭更加殘酷。盡管大部分的歷史沒有留下文字記錄,只能從依偎在爹娘懷中聽到的故事和歌手在篝火旁彈唱的歌謠之中,遙想古老的傳奇。

    那些充滿血與火的壯麗詩篇中,總是從對神的贊頌開始的。

    蠻族的神,他生著狼的頭、熊的背;他的一只眼睛是金色而另一只眼睛是貓眼一樣變化著的瞳孔。分別是日和月;他的雙腳是一對牦牛的蹄子,背后有雄鷹的雙翼。

    這就是蠻族天神,他一手持著開辟天地的斧頭,一手持著毀滅生靈的戰刀,就在天空中慢慢地旋轉。他每轉一圈,天地就誕生和毀滅一次,他的刀上嵌著谷玄。

    蠻族天神獨獨眷顧蠻族,同時賜給他們鷹的眼睛、虎的威猛、狼的敏銳和犬的忠誠。

    而鷹、虎、狼、犬也成為蠻族四支最古老家族的圖騰,這四支家族被稱為黃金氏族。在有文字記載之前的歷史中,只有出身于這四支黃金氏族的成員才能成為貴族,他們掌握著部落的權力,而出身于其它家族的平民永遠也不可能對權力有所染指,至于奴隸,則更是永無出頭之日。

    在征伐和傾軋之中,人口和牲畜取代家系成為實力對決的決定因素,新的部落崛起,舊的部落消亡,非四大黃金家族的小姓家族也逐漸興盛起來,但他們也很快成為了新的“舊式貴族”,他們依然牢牢地把持著部落內的權力。

    高向陽來到這個世上以后只懂得生存的艱辛,因為他的氏族所定居的冰凍平原從來都沒有消融的時候。雖然他們贊美蠻族的所有古神,也信奉三姐妹密教。

    蠻族中,只有貴族,可以世居草原。

    平常奴隸,只有住在寒冷的北方冰原。

    但他們最經常祈禱的對象,是一個在冰原上大肆破壞的神靈一個壯碩的、無法被殺死的巨牙獸王。因為能用來制作盔甲的原始材料非常稀缺,于是這個氏族就將材料用于鑄造巨大的劍刃,以此效仿他們神明的乳白色獵犬。

    高向陽的族人以強大的體能和單打獨斗能力著稱。

    他們有能力擊退來犯的其他部落、擊殺山嶺中的巨大野獸、抗擊南方的大唐侵襲。高向陽自己也成為了一名狂暴、可怕的戰士,但對他力量的真正考驗,來自一個特別的深冬寒夜。

    一場非同尋常的風暴從東方席卷帶來了冰冷的黑暗,還有一個高大魁梧的、長著犄角的人影,漆黑的輪廓映襯著滿月,看不清任何面目。

    氏族里有人倒地跪拜,他們相信面前站著的就是他們的蠻

    族之神。的確,這個生物溢滿了遠古的魔法,但他并不屬于弗蠻族,那些跪拜的人是最先被殺死的。

    眼前的場面讓高向陽驚駭恐懼。這個入侵者殘酷的**長劍讓他感到自己的心中升起一股沒來由的殘忍。不知是被嗜血還是其他什么瘋狂所占據了心智,高向陽揮出了自己的拳頭,發出了挑戰的怒吼。

    那個黑暗的人影把他像蟲子一樣拍到一邊。

    高向陽躺在死人堆中間,地上的白雪幾乎被血染成了黑色。就在他準備吸進最后一口氣的時候,那個東西走了過來,開口說話。

    高向陽想要聽清那奇怪的古代話語,但隨著他的生命流逝,烙印在他記憶中的只有那個東西的笑聲。

    高向陽那一晚并沒有死。他在一種從未體會過的怒火中重生了。他看向東方的天邊,他要的不僅要為自己的氏族復仇,也要奪回自己的戰斗尊嚴。

    但家鄉的平原并沒有給他復仇的機會,氏族留下了其他幸存者,如果高向陽無法為他們找到庇護所,他們都活不長久。南方有大唐,北方有冰霜守衛,那個黑暗的人影從東面來。

    而在西邊,還有明月國的書生。

    在蠻族的神話中,包括唯一的蠻族天神和他的使者譜系。

    整個天空就是蠻族天神的象征,而盤韃天神通過在人間選取使者從而傳遞自己的意志,這些使者就是各部落中的主君。而天神在派出使者的同時,還會派出一名智者將神選擇使者的消息傳遞給凡人,這個智者就是部落里的合薩。

    部落中的巫師首領被稱作合薩,而整個草原上最偉大的巫師被稱為大合薩,大合薩所追隨的主君當然就是主君,因為那是天神告訴他、并讓他追隨服侍的最強大神使。

    神話是如此,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大合薩產生的實際過程是完全相反的,在任何一個時代,每一個想要意圖染指主君寶座的部落,都會有一個合薩站出來宣稱自己所追隨的主君是盤韃天神最強大的使者。

    但天神囑意的無疑只能有一個,所以最后“事實往往會證明”那個憑借實力獲得統治地位的庫里格大君身邊的合薩才是最接近神的意志的,所以他無疑是最智慧、最偉大的,也就是大合薩的不二人選了

    在蠻族的政治體制中,王權與神權從來都是合一的。貴族們既壟斷了政治權力,也壟斷了宗教權力,不僅宗教首領由主君擔任,輔佐主君管理宗教事務的巫師也只能從部落中大姓氏族的貴族子弟中選取。

    有才能的貴族子弟跟隨著巫師經過多年的經文和秘術修習,直到他的老師死后,才能繼承巫師的稱號。而這些貴族子弟中氏族背景最大的才有資格跟隨合薩學習并繼承合薩的位子,由于合薩一般不會由部落主君的本族中產生,所以部落中第二尊貴的位置往往與部落內部的政治交易緊密相連。

    高天陽,很顯然,不是蠻族中的貴族,

    但是他一身實力,比貴族還要強勁。

    他看著余真意,說道:“當初你大唐的殤陽真人,去我蠻族屠殺的時候,我還是個孩子。那個時候,我就想來中原看看了。”

    沒想到來了以后,就被武當山的真人,關進武當山了。

    余真意有些疑惑:“殤陽真人殺了那么多蠻族,你難道不恨他嗎?”

    高田陽朝地上呸了一口:“恨他?恨個屁。他沒來之前,我們這些奴隸,連吃飽喝足都很難。他來了以后,貴族全部死光了,我們才有出頭之日。不是他,我去哪學的武技?”

    原來是這樣。

    余真意還真沒想到,在蠻族中,竟然還有這樣的故事。

    不過他不會有絲毫的憐憫,和心懷好意。

    歷史上,蠻族的幾次東征,每征服一地都要屠城,不管男女全部殺光,有的地方只留下女性,男人殺光。不只是蒙古兵有這種行為,其它國家間的戰爭結果大致都如此,戰敗國的男性要么被殺光,要么淪為奴隸,女性則被當作戰利品分掉。

    不只人類是這樣,就連動物也是如此,雄性要么戰死,要么把所有雌性留下來,自己逃命,真是太血腥殘忍了。男權社會,第二性是財產,是有使用價值的物品。

    這話雖然殘酷,卻是事實!

    蠻族人隨驍勇善戰,但人數不足,無法承擔過多的兵員損耗,而且也不足以應付日后的統治和有效管理。

    所以,蠻族人利用屠殺造成的恐怖,來擊垮對方抵抗的勇氣。殘暴可以激起強烈的抵抗,但超越人性和底線的殘暴,則很容易摧垮對方的信息和勇氣。

    所以,蠻族人采取了一種比屠殺更殘暴的做法,那就是屠城。只要抵抗,不分男女老少全部殺光,踏平城池。

    如果不抵抗,只殺成年男子,女人和小孩留下,工匠留下。這給人帶來的恐懼完全擊垮了任何抵抗的信心,導致蠻族大軍未到,全城人已經逃光了。抵抗,你有可能勝利,但誰敢冒滅族的危險去抵抗呢。

    戰馬是蠻族軍隊所向披靡的關鍵因素之一。

    與高大的華夏大馬相比,蒙古馬矮小精壯,皮厚毛粗,耐受力極強,可忍受零下四十度的嚴寒,蠻族馬能在雪地里覓食,士兵可靠母馬的馬奶充饑,這就降低了糧草補給的負擔。

    蠻族的行軍、迂回、穿插、詐敗等戰術對戰馬要求極高,再有耐力的蠻族馬也吃不消,因此每個騎兵通常有四五匹備用馬。

    蠻族鐵騎來勢洶洶,但是卻也有尊敬的人,比如工匠。

    蠻族是個游牧民族,因此手生活水平極其落后,但是他們打仗過程中,發現了工匠,還有醫師的,所以蠻族對這兩類人,基本上不會起殺心。

    因此在某種意義上,蠻族人對這類人才可謂是求賢若渴。

    除非是是殺急眼了。

    殤陽真人經歷的那場大戰,就是這樣。

    所以他才會破境,然后出手屠殺蠻族的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