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武俠修真 -> 劍氣長存

第一二八章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顧陽看著重新長好的雙手,心下一橫,拋下所有的法寶,縱身一躍,跳入地獄烈火當中,而后便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地獄的烈火,幾乎吞噬了顧陽的全部,只有那雙眼留存了下來,顧陽看著自己在烈火之中,熊熊燃燒,碎裂的骨骼不斷的重新生成,肌肉也不斷的重新誕生。

    燃燒了許久,直到顧陽完全的身體再也燃不起一絲火焰,而顧陽也徹底失去了意識。

    迷蒙之中,不知道過了多久,顧陽再度醒過來的時候,眼前是一片火紅之色,他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亦是一片火紅。他注意到,自己竟是躺在地獄烈火之中沉睡不知多久。

    “我的身體……”顧陽握拳,感覺身體里的靈氣,十分強力的流動著,而自己肉身的力量,也不知道增強了多少倍。他緩緩的在烈火之中站起,感覺如同在溫水之中泡澡一樣舒服。

    “果然一切如我所料。”顧陽滿意的看著自己重新生成的身軀。

    “你差點嚇死我,下次做瘋狂的事之前,先提醒我一下好么?”劍靈也幾乎同一時刻蘇醒了。

    “我知道了。”顧陽應聲之后,回想逆鱗神火的用法,催動自身靈氣,在他催動靈氣之時,地獄之火似乎都有感應,燃燒的火苗,亦都向顧陽這邊靠攏。

    “逆鱗神火!”顧陽有了氣感之后,立即對著天空,施展出逆鱗神火,便見他吐出的靈氣遇風之后,霎時之間,化為奔騰的烈焰,順著大地的縫隙,直上天空。

    “我靠,飛出去了,早知道就不用那么快了!”顧陽眼見自己吐出的逆鱗神火連個影子都看不見,有點后悔自己用的太猛。他站在地獄之火之中,使用出逆鱗神火后,完全沒有累的感覺,索性對著上面,又連續噴了幾口,以他的眼力,觀察那神火的威力。黑鱗的妖火,可以燒掉除了石頭以外的一切東西,但那妖火燃燒的速度只比凡火快那么一些,這逆鱗神火向上噴發的時候,即便遇見石頭,也是瞬間將其燒盡,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神火向上。

    “好強!”顧陽知道這樣強力的神火意味著什么。而就在他吞吐了幾次后,整個地下世界,都顫抖起來,上面的石頭不斷掉落下來。

    “我靠!”顧陽知道這里可能要塌了,他將已經幾乎不能再充能的神火珠收起,丟進如意袋中,而后帶上自己全部的家當,向上狂奔。

    再度脫胎換骨的顧陽,感覺到了自己這副新的肉身的強大之處,他不用任何靈氣,便可以一縱數十丈,而上面掉落石頭的時候,即便是千斤的大石,他只要隨意一拳,便可將大石打的粉碎。開始他還是用跑的,后面干脆就是一路向上飛縱,踏著一塊一塊落下的大石,向上奔馳。

    龍牙谷內,各派的的弟子都在不同的幻境之中,要么和自己心魔作戰,要么是在幻境之中,和別派的弟子爭奪寶器法寶。而這些各門各派引路的師長,此時都被招待到了紫氣峰之上。

    紫氣峰院主枯燈老人,在紫氣峰的紫氣殿之中,招待各路仙友,除了探討修為之道之外,免不了的就是互相吹捧,互相吹噓對方有多么多么的厲害。總而言之,是一片和諧的景象。忽然之間,整個紫氣峰似乎顫抖了一下,而后連續幾下,如同地動了一般。

    “嗯……”居中而坐的枯燈老人,眉頭一皺,沉著的對門口的弟子道:“云和,云翅,去龍牙谷附近看看,是怎么回事。”枯燈老人如今是整個明玉壇來說,修為最高的人,那不尋常的地動,他很快就感知出,是來自龍牙谷附近。

    “是!”兩個弟子領命而去,而諸多仙門之人,則是互相竊竊私語。他們來明玉壇不是一次了,可是哪一次都不像這次一樣,事情發生的如此的多。之前無意峰上發現近乎妖王的妖獸,他們也早就清楚了。那一會便是如此的劇烈震動,這些不同仙門的人,心中都紛紛猜測,是不是又有妖王出現了。

    沒過半柱香的功夫,那兩個弟子御風而歸。

    “怎么回事?”枯燈老人慢聲問道。

    就聽云和稟告道:“弟子與師弟一同去探查,發覺好像噬靈結界有所松動,不過弟子等觀察了一陣,似乎又自我修復了。”

    “噬靈結界松動!”這樣一句話帶來的震動,比結界本身的震動更大。諸多仙門之人,議論更甚。原因很簡單,明玉壇創立之后,廣明真人因封印應龍黑螭而死,死之前布下噬靈結界,為的就是防備其他人闖入封印之地,解救應龍黑螭出去。尋常結界,時過境遷可能會有松動,而廣明真人布置的這個結界,卻完全不同,數萬年來,明玉壇的宗主不知道換了多少,可是噬靈結界從未有過松動。更別說似今天這樣如此的震動了。

    “你們沒看錯吧,噬靈結界怎么可能松動!”

    “是不是有人入侵?不過噬

    靈結界連滄海境修為的人都一樣可以吞噬,這不可能啊……“

    ……

    各路仙人,或是不信,或是覺得不可思議。

    “云和,云翅,你們說的是真的么?"枯燈老人其實也不相信,故而如此問道。

    “弟子不敢說謊。”云和云翅一同叩首道。

    “嗯……”枯燈老人從門下弟子手中接過拐杖,站了起來,道:“諸位仙友,同修,你們若有興趣,可于我同去噬靈結界之外,去看上一看。”說罷,他徑直出門,其他各門的仙人,皆懷著好奇之心,跟隨枯燈老人一同御風趕往噬靈結界之外。

    噬靈結界其實就是龍牙谷之外眾多結界的統稱。枯燈老人帶著各門各派的仙人,來到噬靈結界的上空,俯瞰下面的結界。只能看見一個巨大的如同烏云一樣的漩渦在緩慢的旋轉。以枯燈老人對噬靈結界的了解,他知道漩渦的這個旋轉速度,是比平時要慢一些的,雖然慢的速度尋常人很難察覺。但他也注意到,漩渦的速度在逐漸增幅,證明它的確是在自我修復。

    是什么人,能讓噬靈結界的產生松動,這幾乎是在場所有仙人都迷惑的地方。

    “師伯,會不會是同塵峰的那位……”枯燈老人身邊跟著的白龍峰院主白毅,悄聲對枯燈老人說道。

    枯燈老人沉思不語。白毅見此,道:“只要師伯您老人家一句話,我立即帶著雷部三十六罡衛,把她抓來!”

    “你要抓誰啊!”一聲近乎嬌媚的聲音傳來,極遠處飛來一人,一身紅衣,滿頭珠玉,眉目之間,盡露嫵媚之資。不是同塵峰院主玉冰塵是誰?

    “見過師伯。”看到枯燈老人,玉冰塵還是盈盈一禮,盡顯風流嫵媚。而后轉目對白毅道:“白毅,你好歹也是個院主,求求你也有點出息,別整天只想著如何拍馬屁,如何挑撥離間。也好好修煉修煉,你知道么,你的修為都快比外院的三位師弟低了,似你這般,還頂著個內院院主的頭銜,我身為內院院主,都覺得臉上發燙。”

    內院十大院主當中,的確白毅的修為最低,只有滄海境二重。他為人比較圓滑,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工于心計少于修煉。這是明玉壇當中的人都清楚的事,只不過沒人會揭他的短。膽敢在這么多仙門中人面前,直接揭他的短的,似乎也只有玉冰塵了。

    縱然白毅修為不淺,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揭短,而且是天下聞名的女魔頭玉冰塵揭他的短,他當然不能忍。惱怒道:“玉冰塵,你早已不是我明玉壇的弟子,同塵峰也早就不是明玉壇的一部分了,這里沒你說話的資格。”

    “是么,那你有本事,把它搬走啊!”玉冰塵掩口笑道。

    “你……”白毅憤怒異常,卻不敢真的上去和玉冰塵打,因為他清楚玉冰塵的修為早就到了滄海境五重,憑他根本不是玉冰塵的對手。

    見他不敢說話,玉冰塵道:“白毅,我告訴你,你不是一直自詡門下什么雷部三十六罡衛如何如何厲害,如何天下無敵么。你想和我打,可以帶上他們一起。讓你們一手一腳!你敢么?”

    “好了,別吵了!”枯燈老人出面打圓場,白毅只好收斂。而玉冰塵則來到枯燈老人旁邊,似是撒嬌一般道:“師伯,我聽人說噬靈結界松動了,所以過來看看熱鬧的。”

    “知道了。”枯燈老人搖了搖頭,儼然他對玉冰塵也沒什么好印象。其他仙門的人,其實也早就久聞玉冰塵的大名,自然也沒人敢過來理睬她。

    枯燈老人看了許久,也沒看出來那結界究竟是怎么松動的。倏然,就見枯燈老人飛離人群,催動靈氣,靈氣在單手無限聚集,霎時間,手腕之間,已有風雷之聲。強大的靈氣,卷起他的白發與長眉,縱然離著極遠,那些各門各派的仙人,也能感受到枯燈老人手中那靈氣的壓力。那靈氣幻化風雷,不過瞬息間,就將枯燈老人包圍。一聲悶響后,就見眼前竟然出現了八個枯燈老人,手中各執風雷,圍成了一個圓形。每一個枯燈老人都在使用不同的仙法。

    “好強!”諸多仙人一同贊嘆。這些人一直以來,都聽說明玉壇高手輩出,而在諸多高手之中,以枯燈老人為尊,因他已經到了眾人難以企及的滄海境九重,但他們都沒見過枯燈老人出手,即便是像白毅、玉冰塵、巫煉這種明玉壇的老人兒,也幾乎都沒見過枯燈老人親自出手。

    除了贊嘆枯燈老人的幻化之術和仙法之強,眾人也在猜測枯燈老人究竟要用什么厲害的技法。而那邊枯燈老人已經準備完畢,就見圍成一個圓的枯燈老人們腳下的靈氣彼此相連,在空中結成一個奇怪的符號,那個圓圈之中,靈氣驟生,霎時間,就見一個圓圈之中,似是吹出了一個氣泡一般的靈氣幻化的光球。

    “好強的靈氣!”諸多仙人都感受的到,那靈

    氣幻化的光球,雖然很大,但是靈壓極高,密度十分的大,更奇妙的是,那靈氣球飛出去之后,越來越快,但密度卻似乎絲毫未減,似乎是在飛行之時,吸納了周遭的靈氣,而那靈氣球飛向的地方,正是噬靈結界的所在。第一個靈氣球還未到達,第二個已經生成,如此這般,如同連珠一樣,一口氣十八發靈氣球連發。在天空之中,如同一條珍珠鏈一般。

    各門各派的仙人表面上已是掩飾不住的佩服,而心里更是早就給跪了,似這樣的靈氣球,隨便一個,打在他們身上,估計瞬間就可以把他們打成齏粉。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這技法的名堂,但圍觀的巫煉卻識得。

    “這是明玉壇失傳已久的正八風雷陣,需要八人同用,枯燈師伯一人就可以完成此陣……”一向脾氣暴躁,心高氣傲的巫煉,心中也不由的暗暗佩服枯燈老人實力高強,不愧是明玉壇當中現存資格最老的人。

    就在眾多仙人佩服枯燈老人的時候,馬上就出現了令他們驚訝的一幕,就見那靈氣球一個接著一個砸進噬靈結界,可一個一個碰到那漩渦的時候,都消失了。石頭丟進水里,好歹還有一個響聲。這么大的靈氣球砸進去,卻連一點響動都沒。驚的在場仙人,面面相覷,個個如同見了鬼一樣。

    枯燈老人施展了正八風雷陣,卻被噬靈結界瞬間吞噬,化為烏有。收功的枯燈老人,返回人前,慢條斯理的說道:“噬靈結界,強悍無比,世間諸法,皆無法正面將其攻破。如今他出現松動,那可能只有一種。”枯燈老人看著諸多仙人,吐出了最后幾個字:“有人在內部,破壞噬靈結界!”

    一句話,眾多仙門之人,議論紛紛,立即就有人出來道:“這不可能,能進入噬靈法陣的人,全是靈溪境以下的人,憑借他們那點修為,根本不可能對噬靈結界造成破壞,一百個,一千個也沒用!”

    “對啊,噬靈結界如此的強大,怎么可能那么脆弱。若是如此脆弱,早就沒了不是么?”

    巫煉似是明白了枯燈老人的話,他站出來道:“明玉壇從來都將龍牙谷視為是仙界的共同財產,并不敢據為己有。可為何還是有人要除此下策,派人進入龍牙谷內破壞呢?”

    “巫煉!你的意思是,我們這些門派當中,有人蓄意進去破壞么?可是靈溪境以下的人,怎么個破壞法,你要講清楚!”

    巫煉聞言,眼睛一瞥,道:“的確噬靈結界之下,只有靈溪境的人可以進入這個結界,但限制人的修為,卻沒有限制法寶的修為,不排除修為低的人,手執門派的高級法寶,來此破壞。”

    巫煉如此的說辭,立即激起千層浪,尋常人被人懷疑,名譽受損,尚且憤怒,何況這些已經是明動天下的修行者,對自己的名譽更是愛惜,被人懷疑做賊,如何能忍。

    “巫煉,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凡事要有證據,沒有證據如何信口胡說!”

    ……

    一個名喚硯師的仙人,并非是明玉壇之人,但和巫煉私交不錯,站出來道:“巫兄,我想是不是誤會了,要知道毀了這噬靈結界的話,對各門派都沒什么好處,毀壞噬靈結界目的又是什么呢?”

    巫煉看是硯師說話,才出聲回道:“各位也看到了這噬靈結界的正面有多么的強大,如果想要毀壞這結界,唯有從內部攻擊這一種手段,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別的可能。”

    聽聞此話,那名叫硯師的仙人,想了想,忽然問道:“如此說,巫兄或是明玉壇中人,有人已經知道那龍牙谷內的真容了?試問又有哪個人,能在靈溪境以下時,闖破那龍牙谷內,不知道多少重的幻境,看到龍牙谷真正的真容呢?”

    “這……”巫煉心說自己當年參加試煉的時候,也不過是闖過了七八重幻境而已,最終一重幻境,他一直以為那就是龍牙谷的真實,可到最后他才發覺,那不過也是幻境。他想了想,道:“硯兄,難道你想說……”巫煉猜到了硯師要說什么。

    “沒錯。”硯師點點頭。

    巫煉搖頭,道:“這怎么可能,古往今來,來來往往,不知道多少人參加過這個試煉。可無一人真的見過那傳說中的應龍封印。”

    硯師道:“過去沒有,不代表現在沒有,也不代表未來沒有。世事無絕對,沒準你我有幸能見證第一個闖破重重幻境,見到龍牙谷真容的人呢?有人進入真實的龍牙谷內,噬靈結界有所震動,恐怕也不足為奇吧。”

    “這……”巫煉覺得不可思議,回頭看向枯燈老人,枯燈老人只是捻須,卻不說話。而其他各門各派的仙人,雖然都覺得硯師的話有點不靠譜。但硯師在仙道之中,素有智者之名,他說的話,未必沒有道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