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凌霄九州

第三百五十一章 自暴自棄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井初丹見王浩在場中應對的狼狽,站在角落里不聲不響:自己的體質是玄黃三清體,也是到了這傾安百花嶺才知道。

    不過既然已經知道自己體質的妙處,便也選擇在畫絕這一面發揮最大的功效,雖然幻化出來的靈獸可以無窮無盡,但這也是跟自己掛鉤,平常武者,只是稍微施力便可,這少叔霸卻有些奇特之處,因此一連耗費了三分之一的心神,擬化出這二十只白目斑斕虎,想這少叔霸此次也難以破解了。

    “嗤”一聲,王浩運足九成力,將其中一只白目斑斕虎的虎頭砍下,卻忽然間,那只白目斑斕虎化為一道靈氣,重新回到了井初丹的身體里,王浩見此大為驚異。

    場中現在還剩下十二只白目斑斕虎,這還是在王浩幾乎發揮了九成力的作用下,若是還是不使出全力,恐怕這二十只白目斑斕虎,累也能把自己累死。

    井初丹看著王浩氣喘吁吁的樣子,莞爾一笑:從未有人在自己手上勝出過,這少叔霸雖然不凡,但恐怕也不會成為例外。

    只留空影不留人,九像留影步!

    王浩險而又險的再次避開同時六只白目斑斕虎對自己的撲咬,卻還是有些慢了一絲,衣角被其中一只白目斑斕虎咬到,“刺拉”一聲斷裂。

    那白目斑斕虎似乎極為不滿的將咬到的那一截衣角咽下去,王浩呼吸一頓。

    忽然猛然向那只白目斑斕虎沖去。

    場上剩下的十二只白目斑斕虎見王浩居然主動挑釁,除了犄角里護著井初丹的那兩只白目斑斕虎沒有什么動靜,其余的十只白目斑斕虎都齜牙咧嘴的咆哮起來。

    “長拳十段錦之長拳沉霧!”

    弄潮之拳,排闥紛來,空留,墜水相對!

    王浩使出這招攻擊范圍最廣的一招,雖然威力不大,但是這拳攻擊的覆蓋面卻最廣,果然在中心的那兩只白目斑斕虎一個趔趄,猛然落下了高臺。

    卻在即將落下高臺之時,又迅速變為兩道靈力,回旋到井初丹的身體里。

    再次看到這一幕,王浩亦是心頭一震:又是這樣。

    剩余的八只白目斑斕虎兀自搖晃了一下腦袋,顯然被王浩剛剛那招打得有點暈暈乎乎的。

    王浩拳法不歇,再次纏斗上去。

    “王浩,你覺得這棵槐樹是先開花,還是先長葉子?”

    畫面回轉,往事紛沓至來。

    祖傘真微微抬頭,微風拂過,無數繁密花朵飄散在她的身邊,與她一襲火紅長裙形成鮮明對比,那落了滿地的槐花,宛如白雪一般,祖傘真慢慢朝著自己走來,更像是在白雪上行走。

    瓢色纖纖,更襯得她肌白勝雪。

    自己轉過身,抬頭看了一眼那棵大槐樹,它似乎更加歡欣鼓舞,微微哂笑道“這自然是先有葉子。”

    “如果是先有花呢?”

    “那就說明這棵樹只開花,不長葉子,也有許多樹是只開花不長葉子的。”

    祖傘真點了點頭“那如果是這棵槐樹呢?”

    自己胸有成竹道“那肯定是先有葉子的。”

    “那你還在煩惱什么呢?”

    什么?

    自己不明所以的看著祖傘真,剛剛好像無形之中,自己抓住了什么東西,但是卻沒有真正的看到那迷霧中的本質,到底是什么?

    “這葉子,與這槐樹的枝干緊密結合,枝干抽芽、茁壯,都是通過葉子來顯示它長勢頗好,但是花朵,你可以將它比喻成是一種手段。”

    一種手段?

    王浩懷疑的看著這棵大槐樹。

    “是的,一種手段,如果他只長葉子,不開花,勢必要在很多長勢頗好的群樹中失去優勢,你山峰上的那個小女娃,為什么別的樹沒有挑選,偏偏挑選了這棵樹種栽在了這里呢?”

    “在它還是一棵不甚茁壯的樹之前,便已經開花,花朵繁密如星子,芬芳異常又十分素雅,這是它借此,吸引一些外部環境,對自己做出善舉的一項手段。”

    “如果不開花,只有葉子,就有滿山的樹都與它一樣,如果只開花而不長葉子,這樣的樹,它的花期并不很長,而且也大多不很枝繁葉茂,給人以生機勃勃之感,所以如果一棵樹,沒有從內部而生長出葉子來,是很難長久的屹立在自然界中,成為一顆參天大樹的,王浩,你也一樣。”

    “武技是能幫助武者實現強大的根本,再究其根本,就是你的靈力,這一切都與天賦密不可分,但是你依靠你的天賦,領悟出來的意志,卻是為武技服務,為你服務,而并不是你的天賦,凌駕于一切武技之上。”

    聽聞此言,自己一下心頭迷霧如同撥云見月,豁然開朗。

    “樹才是根本的我,花只是點綴。”

    自己喃喃自語,祖傘真微微點頭。

    “你天賦如此絕佳,說是本宮有史以來遇見的第一個有如此天賦的奇才也不為過。王浩,或許你不知道,一棵樹,它要長成參天大樹,所經歷的磨難與尋獲,都是你看不見的,但是它在無數尋獲中,最后卻會自然總結出對自己最有利的法子。如果這棵大槐樹只長葉子不開花,你還會多看它一眼么?”

    抬頭看了看這棵大槐樹,自己此前在這方院子里,幾乎都沒怎么注視過這棵樹,

    現在若不是它開花之景,美不勝收,想必自己還是不會注意,不論它長得有多大。

    “所以,開花是它的手段,目的是為了更好地成長,王浩,你現在覺得,你心頭的疑惑,解決了嗎?”

    忽然醍醐灌頂,猛然震驚:武技是自己的臂膀,功法是自己強大的根本,刀法也一樣,不論是自己領悟了多少意志,它都是需要借助武技功法去實現的,即使單獨拎出來,也斷然無法與用武技功法來實現它更為強大。

    自己之前練《回風拂柳刀》時,一直以為,自己是先領悟出意志,才能把刀法練好,現在看來簡直大錯特錯。

    如果自己的刀法極差,即使領悟出意志又當如何?

    這段時間,那姜云愫一直在與自己對練,糾正了自己無數失誤之處,自己的刀法突飛猛進,也開始慢慢產生了疑惑,進而走入死胡同里。

    此前自己一直是一個人獨自摸索,除了幼年時有衛擎蒼為自己打下基礎,其他的是半點別的法子也沒有,因此錯誤之處,自然無比之多。

    現在自己得了名師指導,卻忘了,一切的根本,都是自己,無論是自己領悟出來的意志還是別的,都是輔助,一切都是自己。

    鏡頭回轉,場上剩余八只白目斑斕虎,其余幾只,已經被王浩盡數屠盡,那井初丹眉頭一皺,再次提筆,頓時場上平白無故再次出現了幾十只白目斑斕虎,加起來約有七八十只,白茫茫一片,令人看了膽寒不已。

    少叔竺人與關子苓對視惡狠狠一笑:這王浩此次別說雙臂了,恐怕連一塊好肉都不剩了。

    王浩卻在這危機關頭,閉上了眼睛,引得在場中人亦是驚訝無比。

    “他在干什么?自暴自棄了?”

    “我看像,這七八十只白目斑斕虎,別說一個搬山境九重,就是喚雨境的強者來了,也得繞著走,現在這少叔霸居然在這種大勢壓迫之下,主動放棄,說不定也可以撿回一條命。”

    “那畫絕井初丹從來不是窮追不舍的人,若這少叔霸主動認輸,說不定會饒他一命。”

    “可你看那小子,似乎已經閉眼等死,沒有開口求饒的意思啊。”

    “說的也是,閉眼等死也得先求饒再說,怎么這樣就放棄,真是太說不過去了,剛剛不是還有一股狠勁,一下子就滅了將近二十只白目斑斕虎嗎?”

    “我看是已經力竭了,戰斗到現在,幾乎沒有松懈過,這少叔霸真可謂是稱得上這佑蔭揚州九公子之下的第一人了。”

    “是啊是啊,經此一戰,若是不死,恐怕這小樓清臺的少主也非他莫屬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